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

.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二十八】兰熏(第三更)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青亘 本章:.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二十八】兰熏(第三更)

    某亘:有了这一层关系后……这两只……就更撩了Σ(|||▽|||  )

    黎莘匆匆回了自己的小院。

    她用团扇遮着春潮涌动的面庞,一手捏着衣襟,故作燥热道:

    “桂馥,替我备了水来。”

    崔君实一番纠缠,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黎莘,这会儿早已垂头丧气的走了。

    黎莘回来只带了兰熏桂馥,她信不过兰熏,便让桂馥在她身边伺候。

    桂馥素来稳妥,极快的就在净房里备好了温热的水,既不会让黎莘过了凉气,也不会或许烫身。

    黎莘禀退了左右,让桂馥守着屏风,兀自清洗身子。

    方才和崔子瞻的一场情事,搅的她身上黏黏糊糊,因着晚上还有席面,她不敢多留,稍微收拾了一番就赶了回来。

    这会儿才算是舒服了。

    黎莘撩了把水,浇在肩颈之上,让那几点红痕愈发的清晰可见。

    “夫人……”

    屏风外的桂馥听着她撩水的声音,有些犹疑的开了口,只是吞吐着不说。

    黎莘微微靠在桶边,轻笑道:

    “桂馥,你有甚话,直说便是。”

    她半阖上眼,脑中浮现刚刚那一场情事,身子隐隐的存着余韵。

    桂馥又忖度了一段时间,许久,才像是是下定了决心,对着黎莘道:

    “婢子,婢子觉着兰熏有些不大好。”

    这个不大好,就很有内涵了。

    四个大丫鬟看起来情同姐妹,实则并不如表面那样。桂馥待她忠心耿耿,朱颜和绿鬓却是会来事儿的,心思活泛的很。

    至于兰熏,她就是个墙头草。

    思及剧情走向,黎莘冷静下来,将脑中的绮念都散去了。

    “何出此言?”

    她抬了眸,微携寒意。

    桂馥踌躇着,将兰熏趁着黎莘不在,为她铺床的工夫,似乎在她床上寻摸什么的事说了出来。

    彼时桂馥正拿了新的裙衫进门,见她撅着身子,一寸寸的摸过她的床榻,不由得心中生疑。

    见她进门,兰熏就停了手,神色慌乱。

    这让桂馥觉得有问题。

    她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告诉黎莘。

    黎莘闻言,冷笑一声,将帕子绞干,搭在了自己的额头:

    “莫管她,你便盯着她,她自然要露出狐狸尾巴。”

    她床榻上能有什么?

    原身有个小毛病,喜欢将私密的物件藏在床褥里。兰熏作为她的大丫鬟,又自小跟着她,哪能不清楚她的脾气。

    黎莘知道她想找东西,可具体要找什么,目的为何,她就不明白了。毕竟从她到来以后,这个小毛病就不见了。

    所以,才要引蛇出洞。

    桂馥定下心,应了声是,就安安静静的站在屏风外头为黎莘守着,不再多言。

    ——晚间

    崔君实和崔子瞻坐在黎老爷身侧,崔君实和黎老爷一来一往,不着痕迹的将他奉承的高兴,崔子瞻却只是含笑看着,没有丝毫参与的意思。

    他眸中印了明明晃晃的灯烛,乍看之下灿若繁星,细细瞧去,却是一片空茫,半点不入眼。

    直到听见珠翠交响,嗅到浅淡馨香,黎莘的窈窕身影映入视线时,那深邃瞳中才浮现一丝温度。

    崔子瞻看似多情,实则无情。

    但他有心。

    这样的变化极为微小,只是惊鸿一现,黎老爷,崔君实,黎夫人,谁都不曾发觉。

    可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的兰熏,却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2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二十八】兰熏(第三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二十八】兰熏(第三更)并对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2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