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

.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三十一】暗潮涌动(第二更)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青亘 本章:.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三十一】暗潮涌动(第二更)

    兰熏匆匆的回了屋,掩上门。

    她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笺,仔细的看完,便将信放在了烛火上燃成灰烬。

    做完这事,她又起身来到了床榻边,在床榻的角落里细细的摸索着,  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子。

    她忐忑的咬了咬唇,缓缓打开盒子。

    盒子里装着几块散碎银子,是她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另有一些小首饰,虽不贵重,却精致小巧。

    可兰熏却发觉里头玉佩不见了。

    没错,玉佩,准确的来说,是崔子瞻的玉佩。

    崔家兄弟各有一块,并不相同,是当初黎老爷送上的贺礼。

    兰熏心下大骇,将盒子放在一边,又去床榻上寻摸。她躬着身子,面上浮起一层薄汗,连边边角角都不肯放过。

    “你在寻这个么?”

    兀的,一道男声从屋子的角落响起,宛如炸雷一般,将兰熏唬的面色煞白。

    她才发觉,这房间里竟还有一人,就隐在帘子后头。方才她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发觉。

    男人撩开帘子,身形修长,清矍萧疏。他手里捏着一块翠色玉佩,玉质温润细腻,一看便知成色上乘。

    他的面庞从黑暗中渐渐清晰,似笑非笑,含情风流。

    ——正是崔子瞻。

    兰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着嗓音道:

    “公,公子。”

    崔子瞻应一声,径直走到了她面前,步履悠然,倒像是闲庭信步。

    “这玉佩,缘何在你这里?”

    他信手把玩着玉佩上的络子,神色平静,不辨喜怒。

    兰熏几乎将头伏在地上,身上起了一层又一层密密的冷汗,混了她的脂粉,缓缓的落在地面。

    “婢,婢子……”

    她哆嗦着,根本不知如何开口。

    她没有法子,她不是家生子,只是买进来的婢女。家中老小的性命,全捏在那位大人的手上。

    “你是陈河村人罢?”

    见兰熏吞吞吐吐的不语,崔子瞻冷笑一声,开口道,

    “家中还有幼弟幼妹,我说的可对?”

    兰熏猛然抬头,双目瞠大,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崔子瞻俯下身,素来温柔含情的双眸冰冰凉凉的一片,宛如结了寒霜,让人从脚底冷进了心肺:

    “他能寻着的人,我自然也能。”

    他说着,从袖中取出一物,放在兰熏眼前晃了晃。

    那是一把长命锁,做工粗糙,看的出来是旧物,戴了有些年头了。

    兰熏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自家弟弟的东西,当下,才升起少许的底气,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瘫坐下来,面如死灰。

    ————

    黎莘一觉睡醒,便唤了桂馥进来伺候。

    她怕热,一到暑夏就爱困,每日中午都要小憩,不然接下来的半天都没有精神。

    桂馥端了梳洗的物什进来,放置在一旁,上前在黎莘耳旁说了几句。

    “赎身?”

    她有些莫名,

    “兰熏的爹娘将她赎回去了?”

    前天晚上,她还同崔子瞻讨论兰熏的事儿,怎么不过是两天的光景,她便让人赎了回去。

    黎家的奴仆,一多半是家生子,只是黎家根基不深,也有很多是外头买来的。作为黎莘的大丫鬟,原本该是签了死契的,可原身是个心底善良的,特许那兰熏和朱颜可以赎身。

    却没想来的这样快。

    某亘:叔叔会爬那么快,当然不是没有原因哒~光是靠文采怎么可能呢~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3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三十一】暗潮涌动(第二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土豪小家碧玉X骚气伪渣书生【三十一】暗潮涌动(第二更)并对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3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