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欲

60.有凤栖梧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泡沫梨 本章:60.有凤栖梧

    6o.有凤栖梧

    谢谢mandy的果味冰砂,谢谢tu7o176、adadadada的凉凉小冰块……

    梨子接下去会乖乖写文的,爱你们,嘿嘿……——

    赤宁城 栖梧斋

    “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在空旷的房内响起,咳到後来声音已显有几分凄厉,但又被强行压抑著,到最後生生被咽进了咽喉。

    虽然没了声响,但那喘息中带著的犹如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实在无法不令人动容。

    “夫人……夫人,我求求您了,您就咳出来吧,别压著了,晴儿听著都心疼呀!”忠心的侍女眼睁睁看著主子如此受苦,哪里能忍得住,抹了把眼泪,一双滴溜溜的圆眼睛切切地望著自家主子,只恨自己不能为她分担苦痛。

    “咳……晴儿……”病榻之上的女子身形消瘦,面色惨白,原本俏丽的面容也变得暗哑无光,眼角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带了泪花。她细瘦的手腕伸出,抓著身边侍女的小手,想要对她说什麽,却因嗓子干涸疼痛,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名唤晴儿的小丫头顿时更是心疼的眼泪掉个不停,反握住主子瘦骨嶙嶙的手,哭声呜咽:“夫……公主,公主……晴儿在这里,你不要吓晴儿呀!”

    “晴,晴儿……”那女子粗喘了许久,终於缓过气来,“傻丫头,跟你说过多少次,在这里,没有什麽公主。”

    “公主,你真的吓到我了!”小侍女眼睛红红的,一张圆圆脸上都是委屈,“对我来说,您永远都是最尊贵的公主!而且,这里的人,哪里有把您当夫人看的,他们全都……”

    一时口快的侍女发现自己主子脸色愈发难看之後,慌忙闭了嘴。

    “……夫人。”见主子没有说话,她最後还是忍不住怯怯地唤了一声。

    “傻丫头,无论别人怎麽看……”病榻上的女子挣扎著坐了起来,“我都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晴儿知道,可是晴儿还是为夫人不值呀!”小侍女扶住主子坐在床头,“当年跟著您嫁过来的时候,晴儿还小,什麽都不懂,可是……一转眼都这麽些年过去了,公主原本如花似玉的年纪、倾城绝代的风华,却在这里被折腾成这个样子……你叫晴儿如何不伤心!”

    “晴儿,这是我的命……”病容憔悴的女子也被侍女挑起了伤怀,靠在小丫头的肩上,轻轻抚弄著她的发,“命已至此,就算心有不甘,又有什麽用呢?”

    她向来把这侍女当成自己亲妹妹,此刻见她伤心,自己又哪里会不动容呢。只可惜,这世间的事,特别是男女情事,向来都难以顺心如意,而夫妻缘分,更是难以勉强……

    “夫人,他不要你,是他不长眼!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对的,我们回中州去吧?”小侍女也知道主子的无奈,而她多想能改变主子的这种命运呀!现在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地方,离开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应该还不算晚吧?在中州,她最最尊贵的公主,要什麽样的男子找不到呢?随便换一个男人,也不会这样对待她美丽的公主吧?

    “晴儿,别说傻话了。”女子停下了抚摸侍女长发的动作,神色肃穆中透著难言的倔强,“我既已是他的妻子,就已经是这赤宁城的人。而且就这麽抛下一切回中州……岂是我们中州儿女能做的事?”

    “什麽妻子,你们根本就没有圆过房,要说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吧,可是这里的人连名分都不曾真正给过你……要我说,就因我们是中州儿女,才不能由著他们欺负呢!”小侍女原本就性格颇为泼辣,又被自己主子宠惯了,说话也没了许多主仆间的顾忌。

    “晴儿!”女子这次似染上了薄怒,轻轻推开了侍女的身体,一双杏仁般的大眼睛里淡淡的痛楚浮现,“我知道让你跟著我受苦了……可你若是为我不值的话,以後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麽。”

    “……夫人。”晴儿被女子眼中的痛意吓到了,扑回一直如姊姊般爱护她的主子怀里,“晴儿知道错了,我又多嘴惹你生气了,晴儿发誓以後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傻丫头……”细瘦得经脉清晰可见的纤手再次抚了抚侍女的头发,女子一时无言。

    “夫人,您是赤宁城的夫人……我们一定有办法能让您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小丫头靠在她的怀里,虽发誓不再说那些哀怨的话,却仍是不放弃改变现状的念头──既然离开这里不行,那还是只有“另谋出路”了。

    “晴儿,你怎麽还是……”侍女的忠心程度令她有些哭笑不得。

    “夫人,你放心,我明天去找更好的药,一定会把你的身子调理好的。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地活下去……你是中州的公主,我们是中州的儿女,无论多困难,总有出头之日的。”晴儿的倔强也是不输於自家主子的。

    “晴儿,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不用再辛苦去寻药了……”她知道侍女为此受了多少委屈,奔波得有多辛苦。

    “夫人,我不辛苦!而且……”晴儿抬起头来,圆眼睛滴溜溜地望著她,忽然狡黠一笑,“修岩跟著他主子已经出城了,他说已经有请人帮忙照顾我们了,药也应该很快能送来呢。”

    “……出城?”那病中的女子对能治自己病的药好似听而不闻,只敏感地抓住了“修岩的主子”这个词汇。

    “嗯,已经有两日光景了吧。这城中难得没了主人坐镇,消息没传出去,很多人都不知道城主竟在这黑羽族闹事的关键时候离开了北方……”

    “什麽?他……竟然离开了北方?”她真的是病得太久了吧,这麽重要的事情竟然都未曾知晓。

    “是的,走得很急。事前修岩完全都没提过这事呢,他也是急急的就跟城主去了,幸好临时还见了我一面,交代了我一些事,让我好好照顾您呢。”修岩可以说是这座城里唯一关心她们主仆死活的人了。

    “他……”女子沈默了。

    到底是什麽样的事,能让这一片土地的神,丢下形势紧张的北方不顾,匆忙离开……

    而她,身为那个人的妻子,到底离他,有多麽遥远呢……

    嫁给他,是不是她凤幽夜,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事?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之欲6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神之欲60.有凤栖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之欲60.有凤栖梧并对神之欲6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