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欲

19、夫君的游戏 上(慎)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泡沫梨 本章:19、夫君的游戏 上(慎)

    19、夫君的游戏 上(慎)

    奔出了靖宇堂,女人有些跌跌撞撞,一路狼狈地跑出好远。因为怕被人撞见,她不敢走来时的路,只好尽往偏僻的草地里躲。

    月白的外衣沾染了碧绿的青草汁液,绣花小鞋更是踩得斑斑驳驳,豔阳下女子清丽的小脸仍带著泪痕,我见尤怜。

    她一边跑一边想:那男人原本说,东西可以还给她,她的人却得留下;而眼下,她东西没有要回来,那麽人呢?

    她难道真的要待在这个地方一辈子,孤独老死麽?

    什麽天下太平,什麽家国与共,还有什麽贤妻良母的蠢念头……她留在这里,其实只是给了赤宁城用来威胁皇兄的一个筹码而已。

    一想到未来无限长的岁月,她与晴儿还要遭逢多少冷漠的敌视与白眼,也许今後还要再多添上一个男人的玩弄和羞辱……她就忍不住全身发颤。

    抛开了公主的身份躯壳,其实她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而已。是她当初太高估自己。是她太傻太笨,还平白连累了晴儿。

    晴儿……

    凤幽夜慌乱地奔走了许久,这才想起来这衣裳不整的样子回去若让晴儿看见……她不想惹晴儿伤心生气,更不想被任何人看见自己被那男人整得失魂落魄、狼狈不堪的模样。

    幸而偌大的内城,风景幽静,鲜有人迹。她觅著了一片竹林,竹枝俊秀,挺拔茂盛。

    四下看了又看,确定没有人在附近,瘦小的女子才匆忙钻进了枝干笔直修长的一片竹子里头。

    将手中已经拽出汗来的两片轻薄布料,放置於脚下几株矮灌木丛上,凤幽夜褪下了仓促披上的外衣。

    雪白的肌肤上,仍留著斑斑点点的印痕,她看得又羞又耻,手忙脚乱地换著衣服,却丝毫不知──

    这片她自以为“安全”的领域,其实早有一人悄悄闯入,且将这美人更衣的养眼风光,尽收眼底……

    “啊!”

    才刚刚将亵裤套回身上,还来不及系上肚兜儿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她的动作在同时倏然静止。

    凤幽夜的手里还握著胭脂色的丝绸小兜,雪白的rǔ房还来不及遮掩,动作就堪堪停在了半空……

    怎麽回事?不能动了!

    就这麽静止了好一会儿,她才突然意识到……是有人出现在她背後!悄无声息地靠近,出手如电地封住了她的穴道!

    她被吓坏了。

    凤幽夜自认胆子不算小,却从没想过会遇到这种事──从小受到许多礼仪训导的公主,光天化日的在“野外”换衣裳也就罢了,还偏给人发现,且是被个武功非常高的人给制住了……

    是谁?她好想回头看。

    无奈全身的血液都好似突然凝固了,手脚亦再也不听自己的使唤。

    怎麽办……她一点花拳绣腿都不会,更毋论什麽内功心法。被人点了穴道,便完全跟个木偶一样,只能任人摆布。

    只剩下两颗黑玛瑙一般的眼珠仍能转动,凤幽夜看著自己手中的布料,再看xiong前挺立的双峰,那毫无遮掩的两颗小红果俏生生地点缀在雪白的浑圆顶端……一想到自己裸露的身子就这麽被人看了去,她就急得心里一阵闷疼。

    “是谁?”受制於人的感觉太可怕,特别是自己处於如此尴尬的境地,使得她的声音忍不住微微颤抖。

    “……”身後的人没有回应。

    但是这回她已听到了对方不再掩饰的喘息声。初经人事的她,对这种如兽般的气息再敏感不过……

    天!希望情况不是最糟的那种──如果在这种尴尬境地遇到个见色心起的登徒浪子……她不敢想象。

    “你……”她想不出这赤宁城里头会有谁如此的大胆放肆,也不知对方的目的到底为何,只能试探道,“有事先放开我再说好麽?”

    女人显然不知道自己明明紧张害怕,明明光裸著身子毫无反抗之力,却还假装镇定与人“讨价还价”的模样,有多麽的可笑,另外似乎还有,一点点的……可爱。

    她身後那个乘人之危的“登徒子”,眸中的兴味更甚。

    “还不解开我的穴道!”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哪里来的勇气,继续聒噪地企图与‘歹徒’交涉,“你现在放开我,然後快点离开,我便不会追究;你若再不放,我便、便要喊人来了……”

    这个弱小的女子碰到此般情况,显然是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她难道不明白,既然有胆子出手动她,哪个“登徒浪子”肯就这麽轻易地放过美色当前,甚至连一点便宜都还没有占。

    可笑这小女人却还傻兮兮地说著自以为是的“威胁”。兴许,中州人全都是这般的色厉内荏?

    中州……狭长的凤眸中光芒蓦地一黯。

    站在她的身後,他再不掩饰自己面上的情绪。兴味、揶揄、嘲讽……还有更多的,是令人窒息的冷漠。

    对於她,他还谈不上憎恨或者厌恶。只是一直冷漠。

    这一次“意外”,将这个一直被他剔除於接触范围之外的女人,送入了他的视线。自己本能地对这女子产生反应,不止是生理上的,更有一种心理上的,莫名的吸引……

    这麽多年,从来没有女人能牵动他的心,除了,他曾经亏欠的离儿。他的心早已装不下第二个女人,而这个中州女子,而且还是凤延梓的女儿,更加不可能,会令他动心。

    那麽,这一种吸引,到底算是什麽呢?

    他并不明白。

    但他并不介意跟她玩一场小小的游戏──

    假若这个弱小到他随手便可捏碎的女人,天真地以为可以逃出赤宁城,逃离他的控制,那麽他也不介意,给这女人一点小小的教训。

    *****

    当感觉到一双大手从後忽然罩住她赤裸的rǔ房,凤幽夜眼中的泪水已经落了下来。

    她好笨。笨到竟以为自己可以跟一个心怀不轨的登徒子打商量。而对方却连话都懒得跟她多说,直接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意图。

    老天为什麽要这样对她……是嫌她受的磨难还不够多吗?是不是她曾经的那些念头太过贪心,所以,还要用更残酷的现实,来打磨光她所有的意志?

    “啊……”那双温热的手掌紧紧贴合著她娇嫩的浑圆,当男人的指缝分别夹住左右两只rǔ尖,重重一扯,她无法控制地发出了呻吟。

    天呐!她竟在一个陌生人的侵犯下发出yín荡的叫声……她羞愤欲死,却连咬舌自尽都办不到。

    她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气息倾洒在她耳边。那双手掌突然松开了她的rǔ房,她还未及松一口气,只感觉眼前一黑──

    竟有一根布条覆上了她的眼睛!

    眼前瞬间一片漆黑。她不能动,连眼睛都失去了光明……而这结果,是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到了被男人碰触的地方。

    那双修长的手,很快又回到了她的xiong脯。忽快忽慢的推挤、揉捏……男人就这样把玩著她赤裸的两团凝rǔ,动作不算粗鲁,亦不算温柔。然而只有凤幽夜自己知道,那双手,到底带给了她怎样强烈的冲击。

    雪白的一双椒rǔ被挤弄出各种形状,娇嫩的两粒小rǔ头原本只有绿豆大小,最後,竟如花般绽放在男人的指间。

    “嗯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子还残留著前夜刚被“开发”过後的敏感,她的下身竟开始缓缓淌出湿液……

    当她再次发出浪吟,身後男人几不可闻地轻嗤了一声。她却听到了。瞬间明白,对方一边轻薄著她,一边竟还看不起她。

    凤幽夜不禁想到了昨夜意乱情迷之时,那男人曾经说的话。她是yín乱的公主,是被男娃荡妇……

    是呀!前夜才被人当做替身强行发生了关系,她记得自己曾放浪地“乐在其中”,今日被陌生人玩弄,她竟还是被激起了强烈的快感──

    遇到如此窘迫难堪的事情,都还会起生理反应的自己,难道真如她那名义上的“夫君”所言,分明是个yín荡无耻的“yín乱公主”?

    夫君……

    此时想来,那个人再怎麽令她伤心,也毕竟是她的夫君……被他强占了身子是一回事,但自己如果被一个登徒子玷污了清白,那她还有什麽脸面活下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之欲1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神之欲19、夫君的游戏 上(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之欲19、夫君的游戏 上(慎)并对神之欲1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