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

17.意外落水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米缪灵雨 本章:17.意外落水

    船行几日,偶尔停在江边小城休憩,桃华也是秦尧玄抱在怀里,蒙上眼睛上岸走一圈。

    桃华只能感到春风划过脸颊,与宫中高墙截然不同的景色却见不到分毫。她趁着秦尧玄不注意,偷偷拉扯眼前绸缎,手指刚覆上便被森冷目光锁定。

    “华儿。”

    沉稳的劝告声,秦尧玄扎紧绸缎。众人方才落地休息片刻,又跟随他回到船上起锚航行。

    蒙眼,进食,等待。再被压于身下。

    桃华觉得自己与宫中情况并无不同。虽然离开了那条镣铐,却依旧困在床第间承欢。

    “怎么这幅样子?今夜做的狠了?”

    秦尧玄给沐浴后的桃华擦净水珠,斜倚床榻上与她同裹一条丝被。桃华的脑袋就靠在秦尧玄的胸膛上,他的手指绕着她的发丝,不时轻抚脸颊,又绕到后背轻拍。

    “我不是小孩子。”

    仿佛是哄人安睡的温柔模样,耳边尽是他沉稳的心音,桃华只觉委屈极了。尚未干去的水汽蒙在眼前,卡在喉咙。

    “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哭。”

    秦尧玄直起身,失笑地勾起她的下巴,“孤把华儿弄疼了?上点药?”

    才不是上药这种事情呢!

    见他黑眸如此温和,桃华气得轻咬他手指,两颗尖锐的小虎牙磕在指腹上:“欺负人。”

    带她出宫的是他,困她的也是他。现在这副贴心做派的还是他。

    这世的秦尧玄更是捉摸不定,桃华更是心慌。

    就连媛妃来给她聊天解闷,也被秦尧玄明令禁止。他真的想把自己养成一个胯下之物,除了他之外再也不需要别的吗?

    “华儿若是乖乖的,孤怎么会欺负你?”

    瞧着她咬着手指,糯米白的牙齿还有可爱的小虎牙,粉嫩的小脸生气起来就像炸毛的小奶猫。口腔内温润发甜,根本没有威胁性。丝丝痛意却像是香甜的毒药,诱人上瘾。

    秦尧玄玩心大起,将手指伸进她的口中揪住软舌,微一用力,小舌头立刻乖乖舔舐。

    “华儿想出去看看。”

    将在口中放肆的手指舔得口涎晶莹,在几下仿佛交欢动作的抽插后,桃华一口咬住。

    清澈羞怯的水眸就这么瞧着他,秦尧玄听见自己的胸腔响起好似玉碎帛裂的声音,不禁轻叹一声。

    如果他拒绝她,肯定会有泪珠潸然落下。

    “孤允了。”

    秦尧玄见桃华顿时呆愣得连手指都咬不住的傻模样,伸手将她按倒,用力地吻住她即将质疑圣意的小嘴。

    隔天,桃华捂着近乎折断的酸软腰肢醒来,身边只剩秦尧玄淡淡的体温。

    还不到进早膳的时间,但他多少年如一日的勤勉,应该处理国事许久了。

    桃华发现自己的手腕和脚踝没有缠绕绸缎,不远处更是放了一身淡青色罗裙。

    果然是帝王之言不容有假,桃华欢心雀跃地洗漱更衣,简简单单地挽起长发,不着妆却咬块糕点。

    桃华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探出个小脑袋左看右看,确定没有秦尧玄在后抬起右脚,迈出一步……

    没有人管她!

    桃华嗖嗖嗖地蹦跳出房间,活像一只离笼的野兔。一扇扇紧闭的房门她没去看,只是这楼梯扶手却是好奇,数着上头的雕刻祥纹一路往下,转角处的扶手还仔细摸摸。

    路过侍女知道桃华的身份,只是低头行礼,不敢上去搭话询问。

    正是清晨,江上水雾缭绕,桃华来到甲板时仿佛置身仙境。清脆的笑声自前头传来,桃华好奇走近,发现是陆宁雅正坐在栏杆上,面朝江河,由侍女揽着腰很是潇洒。

    “就像是羽化登仙的感觉。”陆宁雅呵呵直笑:“感觉脚下踩着的就是云呢!”

    “小姐当然跟仙女似的。”侍女赔笑着劝:“小姐快下来吧,晨间露水重,待会船行不稳,小心危险。”

    陆宁雅摇头,抓紧栏杆的手胆大的松开,江面清风吹起长袖,翻飞间如同画卷。

    “桃华妹妹来了?”

    回头一看见到桃华,陆宁雅立刻跳下栏杆,很是窘迫地穿好鞋子:“让妹妹看笑话了。”

    “没有呀,好好玩的样子!刚刚媛姐姐的模样真和翩翩云悠的仙女一样呢!”

    桃华也试着张开双臂,上下扑棱几下,反而像是一只鸡。

    陆宁雅噗嗤一声笑出来,指指方才她坐的地方问:“桃华妹妹要来试试吗?”

    她……可以吗?

    对未知的好奇与紧张刺激着桃华,她脱下绣鞋后生怕有闪失,收拢长袖后才坐上栏杆。腰肢被陆宁雅紧紧抓着,两条腿儿试着晃了晃,雾霭从脚趾间流过,波涛水花就在脚底,近的仿佛触手就能碰到。

    “好玩吧?”

    陆宁雅见桃华这副脸颊羞红的激动模样,不禁感慨道:“难得出来一趟还总闷在屋子里,妹妹就是太腼腆,其实外头有好多趣事在宫内见不得呢!”

    “华儿知道。多谢关心。”

    桃华扭过脸笑意盈盈地回复,见陆宁雅的侍女正在船舱前和船夫模样的人说些什么。

    “娘娘,快下来!”

    猛然刮起的江风将话扇得破碎难辨,桃华正抬手想将肩头被吹散的外衫收拢,船却是忽然颠簸。

    摇晃中正遇风起,桃华只觉身下一滑,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外甩去。

    陆宁雅尖叫着去抓她,但只扯下外衫。

    江面迫在眼前,儿时溺水的记忆涌上,桃华赶紧深吸一口气,扑通一声坠入江河,春江水温仍旧刺骨。

    船底的急流漩涡撕扯着她,耳边只有咕嘟嘟的水声。

    船开远后水流并不湍急,桃华睁开眼睛找到江面,浮起时竟听见有人泅水而来的声音。

    因落水而疼痛的肺渴求着空气,桃华努力往上游,江面近在咫尺间竟是被人一把拽起。

    “江桃华!”

    “咳咳咳……”

    本还没有呛水的桃华听见这句惊雷般的怒吼,吓得浑身一个抽搐,江水呛进嗓子里难受极了。

    “你……你别过来……”

    桃华推开秦尧玄的手,在水中不断挣扎,“我会泅水,你别过来!”

    见她吓得脸色惨白,在江中摇摇欲坠的模样,秦尧玄伸手将她紧紧拉住也不再靠近。两人在江中僵持许久。

    片刻后有侍卫划着小舟,紧张至极地将两人接回船上。

    桃华在秦尧玄的怀里瑟瑟发抖,只见他从船板上捡起玄色龙纹外衫,将她湿透的身子整个裹住。一个个船员侍卫和臣子就像失了魂似的担忧看着。

    一直到两人洗完热水澡,他又将她往床榻间带的时候,桃华才猛然挣扎起来。

    他又要囚她!

    “我没有逃!”

    见秦尧玄一直黑着脸,桃华吓得连牙齿都在颤,“我真的只是不小心掉下去,没有逃,你别对我那样……”

    “孤对你哪样?”

    一身狼狈的秦尧玄将桃华按在身侧坐椅上,猛然扼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孤才放你离开多久就掉进江里?若不是孤正瞧着你,是不是现在该派人下去捞你尸体了?”

    “我会泅水……”

    “你何时会?”秦尧玄将她整个人抓到面前质问:“小时候溺过一次还不长记性?不知道小心一些?你这样孤如何放心!”

    “就是那次之后会的呀!”

    桃华的声音带着哭腔,良久才回复些神智,她瑟瑟地看向秦尧玄问:“陛下怎知华儿落过水……是……是黎王爷说的吗?”

    “孤自然知道。”

    听见她的质问,秦尧玄叹息一声,发现她的脖子被扼得发红,缓缓松手俯下去抱她。

    可他靠的越近,桃华怕得更厉害,浑身发抖的模样竟是比她在江中时还恐惧。

    “别打我……”桃华泣不成声地闭上眼睛,活像一只待宰的幼兽,“我真的不逃。”

    秦尧玄心头一紧,疼得厉害。

    若是再凶她,恐怕她真的会被吓晕过去。

    “孤知道。孤只是担心你。”他努力放缓自己的语调将她圈进怀里,拍着脑袋安慰:“孤怎么舍得打华儿?”

    “你就是打我……”

    才从落水的困境中解脱,桃华见他这好似变脸的温柔,抿着嘴巴无比委屈地控诉,“你用鞭子抽我。”

    秦尧玄疑惑地思索片刻,才道:“华儿之前当着臣子的面将孤的赠礼摔碎,怎可不用刑罚?细软十鞭叫华儿委屈至今?之后孤替华儿上药摇扇都忘了?”

    桃华愣愣地瞧着秦尧玄。

    他说的似乎没错。最开始,自己还没被他破身时那两年,她还是被他养的极好。

    她做多少大逆不道的事他也没罚她,当时先帝还未驾崩,他带她去请礼,她却着先帝的面辱骂秦尧玄,又在回金丝苑的路上当着秦尧玄生母的面咒他早死。这才上了几顿鞭子。

    被他强占身子后,桃华更是破罐破摔地变本加厉,甚至还企图在床第间让他断子绝孙。没待秦尧玄发话,侍女侍卫们便冲出来将她制服,这才配了教养嬷嬷。

    这一世的他,的确还没做过些什么。

    “落水傻了?”

    见她这样,秦尧玄将额头覆在她的脑袋上,喃喃道:“浑身发凉,传太医过……”

    桃华却双手攀住他的脖颈。

    这下发愣的人轮到秦尧玄了。

    “不愿喝药?”

    “嗯。”桃华轻轻地应了一声,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渐渐融化,“陛下抱着很暖和。”

    “乖。”

    怀中的温香暖玉仍有瑟瑟惧意,秦尧玄这才觉得庆幸,轻抚她的脊背抱回床上安抚。

    正欲拉上丝被,门外却是传来声音。

    “启禀圣上,媛妃娘娘已跪在门口请罪,听从圣上发落。”


如果您喜欢,请把《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7.意外落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7.意外落水并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