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

18.该信她吗?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米缪灵雨 本章:18.该信她吗?

    秦尧玄却置若罔闻,将桃华放在床榻上后取来棉布,替她细细地擦着及腰青丝。

    门外人喊了许多遍,还有侍女的磕头声咚咚传来。桃华却见秦尧玄面色平静,仔仔细细地替她擦干每滴水珠,拉上丝被后裹住身子。

    “莫再受凉了。”

    待桃华的手脚终于有些温度,秦尧玄才擦他拭自己滴水的黑发,“华儿身子虚,待会得进些暖身汤。”

    “陛下……”

    桃华主动接过棉布,跪在他身后缓缓揉擦。她甚至能听到外头可怜的哭泣声,却不知如何开口。

    “华儿可是想问,孤会如何处理媛妃?”

    手指抵在她微张的苍白唇瓣,秦尧玄眼眸深沉,好似平静深海,其下却波涛汹涌不知有着多少算计牵扯。

    桃华垂眸,点头。

    “那华儿觉得,孤该怎么处置她呢?”

    他将桃华顺势带进怀里,下巴抵在发顶,俨然是紧拥不放的姿势:“无论她是否有心,你都掉进江水里,险些溺水而亡。”

    “华儿会泅水。所以才敢大胆坐上去的。”桃华的脸颊蹭在他心音起伏的胸口,“也不全是媛姐姐的错。”

    “那如果之后是别的呢?”秦尧玄的手覆在她的眼眸上,黑暗中只剩掌心的温度传来,“若有别人对华儿不利,华儿又正好不会,那时孤该怎么办?万一华儿受伤受惊,孤将他们杀了剐了也换不回来。”

    桃华明白他的意思。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不提恩宠在前,自是惹人嫉妒的。

    可她能怎么办?她只能小心谨慎,见招拆招。

    “孤真想将你关在金丝苑里,日日夜夜,这样华儿就是安全的。”

    他的声音变得极其柔和,好似细雨般飘飘洒落:“这样孤就能一直看着华儿。一颦一笑孤都看得见,瞧得着。”

    桃华的心跳得漏了一拍。

    这就是他囚她的原因吗……

    宁可打断她的手脚也要囚她的原因?

    秦尧玄有心疾执念,竟然偏执至此。

    桃华害怕地探出头来,握住他的手掌,眼眸惧怯却执拗道:“华儿会一直呆在陛下身边,开心难过都不会离开。所以请……请陛下也给我一点信心……”

    她直起身将自己的唇瓣印在他紧抿的薄唇之上,“尧玄,好么?”

    他的气息一冷再冷,犹如发怒前兆。桃华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怕,不能逃。

    手臂圈住他的脖颈,小鸟依人的模样。她是真心实意地不会再逃了。

    逃跑,只会重蹈覆辙。

    秦尧玄的手顺着她的发一路抚下,最后停在她的腰间,紧箍得桃华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就乖乖地,不哭不闹不骂,任由他这么抱着。

    “华儿,孤该信你么?”

    他竟然在问她。

    桃华从没有这般无措过。一个叱咤天下主宰风云的帝王,竟然紧盯着她,探究的疑惑的,甚至是反复斟酌得失几何的眼神都令她无所适从。

    向来无悔无畏无情的秦尧玄,竟然也有这副左右受制的不定模样?

    桃华伸出自己的手掌,遮住他这双叫她心碎的眼睛,怯怯地亲了他一口。

    “强扭的瓜不甜,强折的花不香。但华儿可以努力试一试呀。”

    她笑嘻嘻地说:“说不定会开成一朵很漂亮的桃花,再结出一颗很甜很甜的桃子呢?”

    秦尧玄将她的手拉下来,见到她这副自作聪明的傻笑模样,用力地亲了一口她的手。

    “傻华儿,孤不需你多好看。”

    他覆着寒霜的眼神渐渐柔和,化成一汪静夜春水,“不过华儿若是想给孤生个小桃子,自是极好。”

    桃华的脸顿时涨红。

    她这套歪理只是想取悦秦尧玄,让他相信自己不逃了。

    怎么她这么胡乱一说,他竟然一本正经地停了。

    怎么突然就扯到生小桃子上面去了!

    眼看自己才穿上的衣衫又要被秦尧玄褪下,桃华羞怯的样子像极了一朵被春风吹拂将绽欲绽的花蕊,秦尧玄轻笑一声,只是隔着布料在她的乳尖处轻轻打了个圈,将腰肢发软的桃华揽进怀里。

    “现在华儿身子虚,这事急不得,待晚上再议?”

    桃华强忍住喉中的呻吟,扯着胸前的衣服羞窘极了。只是被他轻轻碰了一下,怎么突然就立起来了……

    他对这身子也太过了解了些。

    门外又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桃华赶紧抓他的衣袖说:“陛下,外面还有人呢。”

    “华儿喊孤什么?”

    他俯下身来要亲她,桃华吓得一动不敢动。

    “尧玄?”

    “嗯。”

    秦尧玄的心情顿时变得极好,就连吻也变得轻柔。淡淡地舔过舌尖与牙龈,口腔的每一寸都被细致扫过,桃华只觉舒服极了,甚至主动张开嘴由他越吻越深。

    “好了。孤该去看看媛妃了。”

    见怀中人眼眸迷醉的情动模样,秦尧玄松开嘴,感到她的挽留后轻笑道:“等晚上?”

    秦尧玄上扬的尾音透着期待和询问,一丝揶揄的坏心。

    好似现在是她恨不得就地与他云雨大战一番。

    回过神来的桃华只觉脑袋发热,扑进被子里直喊累要休息。

    秦尧玄隔着被子拍拍她,也不再逗弄,放下床帏后安抚她好好休息。

    换上肃穆的玄色锦衣,秦尧玄整理完仪容后才迈出房间。门外齐刷刷地跪着一排请罪的侍从侍女船夫,甚至还有几个与媛妃关系甚笃的随行大臣。

    最可怜的莫过于媛妃,额头紧紧贴在地上一副请死的囚犯模样。

    “都起来。”

    秦尧玄走到船舱的另一侧,这才坐在侍从搬来的椅上,冷眼道:“不知者无罪。”

    眼看龙颜震怒,许多当时并未在场的人面面相觑,终究是在圣上心腹的眼神示意下全数告退。

    登时只剩下媛妃与那侍女,还有当时正巧来通知即将遇到急流的船夫。

    “都怪妾身没有抓紧桃华妹妹!”

    感受到如刀的目光落在身上,陆宁雅抬起磕红发肿的额头,泪光楚楚地喊道:“都是妾身的错,陛下要罚就罚妾身吧!”

    侍女急忙跪上来说:“是奴婢不好,奴婢应该陪在两位娘娘身边!一时失职才发生这种事!”

    秦尧玄不言不语,听着媛妃哭叫没有照看好桃华,没有尽到姐妹之情,请求赏鞭责罚。

    “你做错的,只有这一件?”

    秦尧玄伸出脚尖,鞋面抬起媛妃满是泪痕的凄苦脸蛋,淡淡道:“若是孤在江中有什么不测,你可知你现在是什么罪?”

    “谋……谋害君王……”

    可那是圣上自己执意跳下去,怎能怪媛妃呢?

    侍女刚想出声解释,却被媛妃一把拉住。

    “妾身知错了。以后定会加倍小心,尽到姐姐的责任,将桃华妹妹照顾仔细。”

    秦尧玄不问她对桃华做了什么,甚至不问她是有意无心。只是说他自己的事。

    他那冲动跳水的模样还叫所有人心有余悸,难以理解。

    这下媛妃终于懂了,心也碎得冰冷成渣。

    桃华会有什么事,并不是秦尧玄拿办她的理由。秦尧玄会因为桃华跳水,以后自然会做更多的事。

    她对桃华做些什么,并不是后宫手段,而是谋害君命,欺君弑君的重罪。

    “媛妃是聪明的。”

    见她这副心如死灰的样子,秦尧玄薄唇勾起,一丝弧度仿佛冷夜刀芒,“无心之失,按照规矩该打二十鞭,只是你兄长捷报将到,到时兄妹相见不便,便罚你在屋内面壁思过。”

    陆宁雅无比庆幸自己还有家世兄长为依靠。若是别人,就像那日的兰妃,恐怕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多谢陛下责罚。”

    陆宁雅磕头后强忍着泣音,缓声道:“日后必定加倍小心对待妹妹。”

    “知道便好。”

    秦尧玄站起身来,宽大的身影覆在陆宁雅身前,山雨欲来的阴鸷杀意叫她难以呼吸。

    “华儿是孤用尽心思抢回来的,懂?”

    “妾身明白。”

    并不是娶进宫中,也不是一眼情谊,更非美色动心。

    陆宁雅感到秦尧玄的心疾与戾气越来越重,瑟瑟发抖道:“妾身定会遵循圣意。好好对待桃华妹妹。”

    秦尧玄这才点头,命人将脸色苍白的媛妃搀回房内。

    ***

    满600收的加更。

    感谢各位不离不弃的小天使,和爱我的珠珠以及留言鼓励,么么哒!


如果您喜欢,请把《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8.该信她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8.该信她吗?并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1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