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

25.南疆与千云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米缪灵雨 本章:25.南疆与千云

    带着那女孩儿回到行馆房内,桃华给她倒了一杯水。

    “多谢姑娘善心。”

    水灵灵的大眼睛盛满惧意,女孩饮尽后正要感谢,却被桃华一把扶起。

    “客套话就不必了,你先说说发生什么吧?看你这模样也不像是傲国人,又如此瘦弱,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卖身为奴?”

    女孩抹把眼泪赶紧回答:“我叫阿蜜朵,母亲是傲国人,父亲是南疆某处村落的巫医,约莫两月前突然有土匪路过村子,父母亲没逃出来。我便想着来傲国投奔母亲的娘家人,可他们早就换了住处,找不到了。”

    “土匪袭村?官府不管吗?”桃华怪异问:“南疆土匪众多的话,总有办法治理,也不会让你流落至此吧。”

    阿蜜朵无奈摇头说:“南疆国主早就力不从心了。听父亲说,十六七年前南疆国主便被妖女惑了神智,从此沉迷淫乐,根本无心治理。我父亲也是从那时专心当个巫医,呆在村里不问世事的。”

    说到伤心处又掉眼泪,“土匪猖獗,可怜小妹今年才十七年岁,就被土匪掳去了。”

    “你妹妹十七岁?”

    桃华惊讶地打量着眼前人。身材羸弱,脸蛋看上去和自己也差不多,个头更是相差无几。可自己现在才十五岁啊。

    “我今年二十。”

    阿蜜朵悲戚道:“小妹从出生时便害病,父亲怕她养不活,便用法子将我的血练成药给小妹喝。我身体好一些,小妹身体也好。”

    南疆地域偏僻,山丘沼泽森林错落,各种村落的确有秘不传外的蛊术巫术。桃华上辈子就见秦尧玄请过南疆大夫给他调理身子,虽然最后被杀了头,但那几月里秦尧玄的确性子平顺许多。

    “你先沐浴,换身干净衣服。我去吩咐人准备些吃食给你。”

    同为流落之人,桃华甚是心疼地说:“我这儿很安全,你便呆在我身边,保管你吃穿不愁,可好?”

    “感谢姑娘救命之恩!”阿蜜朵感激得几乎流出泪来:“实不相瞒,若不是姑娘搭救,恐怕我不过两日便会饿死街头,或者被人贩子拐去了。”

    “正好我缺个侍女。”

    桃华浅浅笑着,看着阿蜜朵规规矩矩地捧起她给的衣物,目不斜视地往浴室走。虽然眼神好奇,但绝不乱飘。

    “天行,你觉得怎么样?”

    将房外的天行伸手招来,桃华歪着脑袋问:“我不是很会看人,但感受不到她有什么坏心威胁。当个侍女应该没问题吧?”

    “公主觉得好,自然就是好。”

    陆天行将刚才观察的结果理顺,一一说道:“虽然是南疆人,身上并无毒味,一双手也不细嫩,时常干活的老茧的确是村中长女照顾弟妹的模样。说话时气息平稳,眼神诚恳,不像谎话。规矩礼仪暂且看不出来,但她眼神灵动,不该是个木讷的。至于会不会猜您的心思,暂且瞧不出来。”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啦。能不能留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陆天行低头告退,桃华回到屋内,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竟然在微微发颤。

    过去十年的记忆在脑中翻滚,并无不同的光景与秦尧玄花样百出的玩弄手段。这一世的她竟然还好好地活着,没有断手断脚,也没被囚禁,而是来到了江南,曾经只听说过的事物在眼前一一出现。

    就连大衍一别再未相见的陆天行也回到她身边了,孤零零飘荡的忐忑不安终于有了一丝慰藉。

    这一世会有改变吗?秦尧玄会答应自己留下这个侍女吗?

    还是说会像上一世一样,将她身边的所有人都剔除。

    桃华没有任何的凭借依靠,只得谨慎小心。抬头看见阿蜜朵沐浴完毕,一身简单的衣裙穿着倒是别有风味,只是松松垮垮很不整齐。

    “让姑娘看笑话了,傲国女子的衣物只见母亲偶尔穿过,我这还是第一次。”

    “穿着很漂亮呢。”

    桃华走近,替阿蜜朵整理好领口腰绳,这才问:“听闻南疆人擅毒,你可知晓一点儿?”

    “我父亲是巫医,对毒并无太多了解。若是蛊,我倒是听闻过一些。”阿蜜朵让桃华坐回桌边,将手在衣服手抹去水珠,才小心翼翼地探上桃华的手腕,“姑娘瞧面色便是身体虚弱,体内有毒?”

    “有。但具体是什么不知道。”

    “奇怪了,姑娘的脉搏和我小妹很像。平日里也有人拿血喂你吗?”阿蜜朵细细地探,喃喃道:“气若游丝,自小便是患病的,这些气息肯定不足以将姑娘养活,也无法养成这般矜贵。可说是蛊吧,也不像。”

    桃华听得云里雾里,阿蜜朵也是满脸疑云的样子。

    “姑娘若是有法子,可以去南疆寻宫医问问。”阿蜜朵收回手,谨慎道:“听我父亲说,南疆王族的宫内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毒和蛊,有害人的也有救人的,最神奇的莫过于延年益寿,以命换命似乎也是有的。”

    “这也太玄了吧。”桃华摇头说:“比那给我算命的道士,说我早夭还不靠谱。”

    阿蜜朵呵呵笑道:“道士算命哪有靠谱的。世上看命理命格,最准的当数极北边千云国的人了。曾经我父亲就有幸受过指点,专心做个巫医,救了不少人。”

    千云国吗?桃华啊了一声:“我小时候去那儿,没见算命一说啊。倒是景色很美,跟云上天宫似的。”

    “我听父亲说,能被邀请去的,都是举足轻重的人。这也说明姑娘命格不一般。”

    将桃华的衣袖拉下,阿蜜朵又说了一些村落里的趣事。

    “姑娘怎么比我小妹还好奇?”

    “不瞒你说,我一直被养在宫里,听过的少,见过的更少。”桃华撇着嘴,将脑袋抵在桌上歪头看阿蜜朵:“好羡慕你们能去山里捉鸟钓鱼噢。我的兄弟姐妹从来不带我出去玩。”

    不知不觉谈天说地,连晚膳时间都错过了。屋外唤人的侍女喊过三遍,但桃华正听阿蜜朵说事完全没顾上心,直到掌灯的点,陆天行叩开门,才发觉已经那么晚了。

    “此人我先带下去了。”

    陆天行示意阿蜜朵跟上,桃华正觉奇怪,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脚步声。

    随着门扉合拢,秦尧玄的气息越加靠近,桃华不自觉地握紧手,只想往后退。

    在她从椅子摔下前,秦尧玄一把上前,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

    啪啪——

    不轻不重的掌风落在臀瓣上,桃华吓得大叫起来,“别打我!别打我!我知道错了!”

    “嗯?这就知错了?”

    秦尧玄将桃华抱到床榻上,右手顺着她的领口往内,轻点着锁骨后探入衣衫,将她一侧的白乳攥紧在手中揉捏。左手却有条不紊地脱着他身上的玄色衣衫,眼底全是晦暗的碎光。

    “给孤好好说,仔细说,否则今晚别想好受。”

    “呜,疼……”

    被江风吹了整日的指尖微凉,刚触到乳果便让桃华浑身一个激灵。他的手指用力掐弄着,粉嫩的乳尖立刻发红发硬,烫热的触感混着掌心的温热叫桃华脑袋发晕。

    秦尧玄是要罚她,还是要干她?

    “回话。”

    褪去外衫,脱去鞋袜,秦尧玄坐在榻上,眼神赤裸得几乎能杀人,“错哪儿了?”

    “唔,华儿不该不吃晚膳。饿着肚子没法好好伺候陛下。”

    天知道她错哪儿了。她只是被秦尧玄那模样吓到了,先认个错总会比较好!

    “为什么不吃晚膳?”

    松开桃华被蹂躏得泛红的乳尖,秦尧玄将她的肚兜扯下,撩起罗裙只剩外衫,手指滑落花谷处,碾着那颗藏在里头的蕊珠大有要下狠手的意思。

    “华儿聊天聊得太开心,忘了。”

    桃华想合拢双腿,但被秦尧玄如此充满威胁的眼神看着,只得乖乖将腿打开,双手握住自己的脚腕,委屈道:“陛下能不能……轻一点儿?”

    “这就怕了?”

    修剪圆润的指甲滑入小小的肉唇,在敏感至极的娇嫩肉珠上划弄,桃华呜啊地叫声来:“呜呜,疼……疼啊……”

    “疼还流水。”

    娇嫩的阴蒂被如此粗鲁刺激,立在空中甚是可怜,秦尧玄将手指顺着粉色的肉缝上下揉搓,确定桃华扭着屁股的模样有一分讨要的意味后,才缓缓探入她的蜜穴之中。

    “唔!”

    突然被插入手指,桃华害怕地看着秦尧玄,眼神怯怯地问:“陛下……华儿还没吃晚膳呢……待会受不住的呀……”

    “孤知道。”

    前后浅浅抽插,淅沥的淫水从嫩粉色的小洞流出,一张一合的娇嫩穴肉吮着指节发出咕唧的声音,秦尧玄轻笑道:“华儿可是饿了?咬着孤的手指不放。想吃点别的?”

    桃华抬起脑袋,见他身下鼓鼓囊囊的一团。

    “想吃晚膳。”

    肚子诚实地发出叫声,桃华乞求道:“待华儿吃些东西再伺候陛下,好不好?”

    “华儿只要把腿张开就是了,没力气的话,孤抱着你。”

    秦尧玄褪下里衣,只将勃然的粗大性器露出,趁桃华想逃时欺身而上。被他一根手指便搅得汁水淋漓的濡湿嫩穴紧紧地缠住欲根,桃华被插得腰肢发软,将手抵在他的胸前轻轻推搡。

    “轻点儿……”

    “在慢慢插呢。”

    秦尧玄喉中溢出极轻的闷哼,俯下身捉住桃华委屈紧抿的唇瓣舔舐,“其实孤想更用力地贯穿你。”

    “那样陛下也会疼的嘛。”

    故意拉长的尾音带着撒娇的软糯,桃华将腿儿缠在他的腰肢上,眨着眼睛道:“华儿没力气了。”

    “知道华儿没吃晚膳。”

    秦尧玄俯身将桃华抱起,就着插入的交合姿势往桌边走,桃华吓得赶紧抱住他。粗壮的巨物在穴内进的极深,每一步路都插弄一下,滴答的淫水不受控制地往外流,这么短的路便将交合处黏得淫靡一片。

    “先吃饱饭,再听你慢慢说错哪儿了。”秦尧玄将桃华的外衫拢好,抬手唤了一声,屋外立刻传来应声。

    这是有人要进来了。

    桃华羞得赶紧将脑袋贴在秦尧玄的怀里不敢看抬头,虽然明知交合处不会被人瞧见,自己更是被秦尧玄搂得只剩脚踝在外头,可他俩这般姿势,谁不知道身下是在做些什么?

    他的行径还是一如既往的羞人。

    门被沉默地推开,桃华听着是有人提着餐盒上前布菜,香喷喷的现做美味叫桃华垂涎欲滴。

    身下忽然被顶了一下,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孤喂你吃。”

    秦尧玄伸手拿起一块糖酥,示意桃华抬起头来,“吃饱些,待会才有力气好好向孤解释。”

    他字字重音,就连埋在体内的性器也如同肉刃般勃然欲刺,桃华赶紧张嘴咬他手中的吃食。

    抬头,才讶然发现,进来送餐的竟然不是侍女,而是陆天行。


如果您喜欢,请把《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5.南疆与千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5.南疆与千云并对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2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