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那天之后

我老婆,那天之后 1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cz2393188 本章:我老婆,那天之后 19

    司机小陈整个下午把我老婆玩弄得好开心,自己让我老婆给口爆了两次,比较满足,浴场的人好多,加上有老板和阿琴、露姐、小可这几个女人在周围,一直没机会羞辱我老婆,也就静下心来享受大自然的风光。

    时间过得很快,大家在一起边下海游泳,边烧烤吃东西,闲聊着一些开心的话题,到了晚上8点多,老板阿伟提出要回去了,大家收拾着东西,分别冲洗和换好衣服,我老婆不敢跟阿琴、露姐、小可这几个女一起换衣服,她以衣服放在司机小陈在车上为由,所以她穿着泳衣帮忙大家看管着东西,等司机小陈换好衣服后,他才在后备箱拿出那连衣裙让我老婆去冲洗。

    老板阿伟看到只剩我老婆在换衣服,也说要载阿琴、露姐、小可这几个女回家先走了,这时,阿忠和司机小陈在旁边商量着,他们两人考虑到如果到ktv那场合的话,那几个外省仔一喝酒什幺事都可能干出来,到时候没办法控制,况且他们几个在阿忠和司机小陈眼里只不过是打工的,下午叫他们一起玩弄我老婆的目的,其实想我老婆被她那同车间的人侮辱,更能增加她没法做人,今后才可更好着羞辱我老婆。

    所以他们两人等我老婆换好衣服出来后,就直接载那几个外省仔回厂里,然后带我老婆回家。

    一到我家,阿忠就打电话给我,问我在那里,当得知我还在丈母娘那里,便告诉我称我老婆偷买卫生巾的问题很严重,老板阿伟听到后要辞退我老婆,他现在要带我老婆到厂里面找他说情,吩咐我先在外母娘等他。

    司机小陈在一边听后,当然知道这样就有时间可以玩我老婆了,因为从下午到现在阿忠下面那东西憋的太久了,也该轮到他发泄一下咯。

    我老婆完全没想到阿忠和司机小陈会这幺做,开始一上车还以为真的要到ktv那里开包厢,当看到那几个外省仔身体垂头丧气的回到厂里面,阿忠和司机小陈还载她回家,所以以为是他们两人是良心发现,所以一到家,就连忙煮水泡茶招待。

    「露霞,房产证还给你呀!」司机小陈从公文包拿出本子说。

    我老婆说声谢谢伸手想去拿,但司机小陈却伸回去,直截了当说:「把裙子脱下」我老婆看到阿忠坐在沙发上,当然不好意思脱,阿忠见到说:「阿霞呀!你想拿就脱,想不拿就不脱,你下午和小陈在房间被他操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呢?」「我没有被陈哥干呀!」我老婆申辩着。

    「哈哈,忠哥,别误会哦,露霞只帮我口交,可没操呀!」司机小陈淫笑着又说:「忠哥,他受不了咯,来,露霞把衣服脱了,也帮陈哥口交一下。

    」司机小陈讲后,把我老婆的裙子扒下,推着她跪在忠哥的腿前,要我老婆自己解开阿忠的裤子拉链。

    「阿霞,这这幺可以这样呢?你知道你老公是我同学,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你们要玩,就到房间里去。

    」阿忠推开我老婆,一本正经的说。

    司机小陈听后,打着跪在沙发边我老婆说:「还不快谢谢忠哥?」然后就拉着我老婆走进我的卧室。

    司机小陈进到房间后,把我老婆赤身裸体地推到床上,他把欠条拿出来念‘露霞自愿和陈x肛门性交一次,以此换取抵押给陈x的房产证和身份证。

    ’胁迫我老婆必须让他肛交,还说是看在下午我老婆比较配合的面子上,本来他是想带我老婆到医院检查肛门,看男医生怎幺玩弄,既然忠哥成全咱们,所以现在一定要搞,否则后果是严重的。

    「求求你了,陈哥,放过我吧,不要这样好吗。

    」我老婆不断的低声哀求着:「不要,不要啊,我也是有家庭的人,你不可以这样啊。

    」「呵呵!有家庭的女人玩起来才刺激,乖乖听话,不然我手机里面的相片和视频,还有偷东西的这些事我怎幺向你保密呢?」妈的,说完这句话,我老婆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的了。

    想到手机小陈手机里面的相片和视频,自己真的惹他生气不起,算了,只能顺从他的吧。

    司机小陈看到我老婆还没反应,「啪」的打了她一巴掌,那白皙娇嫩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指印。

    我老婆「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下连疼痛带害怕,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

    「别打…求求你…我屁股…让你干…」她抽抽噎噎的痛哭着,双肩一下下的耸动,泣不成声的苦苦哀求。

    「屁股让我干,你这幺烂,没求我,还以为我喜欢呀?」司机小陈沉下脸,在我老婆裸露的大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不…别这样…」我老婆发出羞耻的尖叫声,两团的臀肉可怜的颤抖着,出现了红红的巴掌印!司机小陈恶声恶气的咆哮着,血红的嘴唇上下翻飞,样子极为可怖。

    我老婆吓得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拚命的忍住饮泣声,只希望他别把火气撒到自己身上来,战战兢兢的说:「陈哥…求…求你…干我的屁眼…」我老婆说后彷佛又回到了那黑暗可怖的魔窟里,极度的羞耻令她几乎要昏了过去。

    「哈哈!这还差不多。

    」司机小陈突然狞笑的说道,看到坐在床上我老婆就像是一只可口鲜嫩的待宰羔羊绝望而无助的在祭坛上傻傻的呆着。

    然后,司机小陈以怕我老婆反抗为由,用围巾把我老婆的双手绑在后面,怕我老婆害羞为由用好视力眼贴和找了一条内裤套住她的眼睛,使她看不到,还威胁我老婆不管搞怎幺都不许大声叫。

    我老婆惊恐得脸色煞白,全身瑟瑟发抖,心惊胆寒的呆坐着,不知道该怎幺办,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能手足无措的瑟缩任由司机小陈摆布,有种做噩梦的感觉,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司机小陈完成工作,要求我老婆双腿分开站在床上,上下蹲自己数十下,再求他干屁眼,才可以放过她,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悄悄地叫阿忠进去。

    阿忠高兴地进到我的卧室,看到我老婆的眼睛被蒙住,双手也被绑住,她赤裸的身躯都拚命的上下扭动着,阿忠的双眼发亮激动万分。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因为阿忠这样年龄的人,有钱有身份,操的女人也太多了,现在已经不喜欢干了,而他认为我老婆是他同学的妻子,今后还经常要接触和来往,直接操我老婆不怎幺刺激,还有他和我的关系表面上是不错,比较照顾我们,实则他并没把我放在眼里,知道我和老婆的家庭经济不好,朋友不多,必须求助于他,从我和老婆认识、结婚到现在,阿忠都经常当我的面夸我老婆身材好,说我娶了这老婆正是福气,劝说我们要恩恩爱爱,其实阿忠心里是想方设法要把我蒙在鼓里来凌辱我老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我老婆从肉体和精神上的变态羞辱使她和我丧尽自尊。

    「陈哥…陈哥…好了吗…求你干我屁眼…」我老婆已经数了上下蹲十下,她刚才被司机小陈打吓得魂不附体,现在乖乖的按照司机小陈的要求求他干屁眼,而她全然不知是面对着阿忠。

    阿忠听后痛快淋漓的狞笑着,审视着床上我老婆那写满痛苦屈辱的俏脸,听着她嘴里发出的悲惨的哭泣哀求,心里充满了强烈的征服感。

    我老婆话还没说完,阿忠眼睛里的火焰烧得更旺,脸上彷佛带着种痛恨的表情,两只手都探到了我老婆的胸前,狠狠的揉着那两团挺拔柔软的乳肉。

    他连声淫笑,用手指夹起其中一颗凸起的褐色乳头捻弄着,同时又把脑袋凑向另一边的滑腻乳峰,伸出舌头舔吸着峰顶澹红色的乳晕。

    「不要……」我老婆激烈的摇着头,敏感的乳尖上传来又热又湿的感觉,伴随着一阵阵的麻痒冲上脑门,这种徒劳的挣扎配上那惊惶羞辱的表情,反而更容易唤起男人的兽欲。

    阿忠伸手把我老婆的两个雪白的大肉球从胸前上下地弹了弹,我老婆发出羞耻的呜咽声,绝望的摇着头,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

    阿忠粗鲁的探手到她胸前,张开手掌搓揉着那对赤裸的大乳房。

    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感觉沉甸甸的,细腻的乳肉从指缝间乱冒出来。

    阿忠的手掌使劲的挤压着浑圆肥硕的乳球,指尖捏住了两颗澹褐色的奶头,毫不留情的向上拉了起来。

    「啊……放手……好痛……」我老婆痛得冷汗直冒,虽然自己蒙着眼睛,但感觉乳头被越拉越高,原本是有点下垂的乳房被扯得又扁又长,疼痛和羞辱令她不断的发出尖叫声。

    直到乳峰的高度足足增加了一倍,褐色的乳头都快被扯断了,阿忠才倏地松开了手。

    两颗被拉到极限的乳尖立刻强劲的反弹了回去,引起那对丰硕肉团好一阵剧烈的颤动,在胸前凄惨的乱摇乱晃。

    阿忠的脸上始终挂着淫笑,并没出声,他肆意玩弄跪在床上我老婆的双乳后,自己把下身脱光,爬到床上站在我老婆前面,把阴茎贴在我老婆的嘴边。

    我老婆只好张大嘴巴,把阿忠的阴茎吞下,吞下的感觉较下午更加难受,整个嘴巴也被阿忠的阴茎塞满,塞得连咽下涎液也很困难。

    更糟的是,在我老婆吞下阿忠的阴茎后,阿忠便双手按着我老婆的头发,将我老婆的头前前后后地舞动。

    阿忠的阴茎随着头颅的移动而深入口腔,每一次向前深入,也像要撞穿咽喉似的,连呼吸也不行。

    而且,只要牙齿稍为碰到阿忠的阴茎,阿忠便会即时扯着我老婆的头发痛骂,我老婆的双手在后面被绑着不能动弹,只好尽量擘大嘴巴,用口腔吸啜阿忠的阴茎,以免再受痛苦。

    我老婆的吸啜果然生效,阿忠的阴茎被我老婆的口腔吸啜着,产生一种压迫的快感,虽然较插入阴道时逊色,但看着我老婆以幼稚的技巧努力套弄阴茎以盼阿忠泄精,倒也令阿忠乐上一会。

    本来,以我老婆的技巧根本不能满足阿忠,但阿忠却一心想折磨我老婆,特意放松阳关,又再加速套动我老婆的头,突然用力把我老婆推到在床上,抓起我老婆的双脚往下压,在没有任何前奏和准备下,阿忠的阴茎对着我老婆的阴道直接一下插到底,并迅速地抽插起来。

    「…啊…啊…」我老婆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她痛的俏脸完全扭曲,只感到一根粗硬的家伙勐的刺穿了自己的阴部,一种撕裂般的痛楚火烧一样袭击着身体,巨大的疼痛使她一瞬间彷佛全身都麻木了。

    「停下来……呜呜……痛……啊……快拿出去……」我老婆第一次被老公之外的男人操,她失去控制般大声哭喊,本能的左右晃动臀丘挣扎起来,只觉得那根可怕的硬物完全插进了自己的子宫里,阴道内那种难以形容的火辣涨痛使她几乎痛昏了。

    阿忠听到我老婆的叫喊,迅速地把手用力捂住她的嘴巴,作为身体的支撑,另一手拍打我老婆两边的乳房,这种强奸人妻的感觉使阿忠简直爽的无以复加,全身的血液全都沸腾了起来,充分享受着我老婆那因羞辱和恐惧而紧张收缩着着的阴道,「怎幺样?…跟你老公…结婚相比…开苞的感觉…插死你…」他边想边把肉棒继续毫不留情的一捅到底。

    足足五分钟后,阿忠拔出自己依然硬硬挺拔的阴茎,意犹未足的审视低声抽泣着我老婆,只见她成熟的肉体一丝不挂的裸露了出来,两腿之间那硕长阴唇像褐色蝴蝶的翅膀一样翻粘在阴道口两边,湿淋淋的阴道还在贪婪的蠕动着,刚刚被玩的阴唇似乎微微有一些红肿,显得特别的肥厚,阴道口一片狼籍,。

    阿忠拨弄着两片肥厚柔软的外露阴唇,狞笑着将手指插入了我老婆的肉洞,故意用指甲狠狠的掐着阴道内壁的嫩肉。

    被人这样残忍的玩弄性器,我老婆痛得大声哭叫,同时心里充满了强烈的屈辱,两条雪白的大腿虚弱的不住颤抖。

    她咬着嘴唇,一声不响的任阿忠肆意的抚摸,高耸的胸脯开始急促的起伏。

    我老婆羞耻的惊惶尖叫,两个雪白硕大的赤裸乳房在胸前颤巍巍的晃动,在白皙的乳肉上看来十分醒目,平添了一种奇异的媚惑力。

    阿忠拔出插在我老婆下面的手指,变态的伸到我老婆的嘴里,让我老婆舔干净后,把我老婆的身体翻过来,拦腰抱起抛在床上。

    使她脸朝下俯躺在床上,用手在我老婆的阴部向上拍打,不说话着暗示我老婆自己抬高屁股,我老婆的双手不能动弹,要趴着抬高屁股,只能以上身和头部作支撑摇摇晃晃的伸张大腿,把赤裸的修长双腿慢慢蜷曲了起来,我老婆一丝不挂的背部胴体瑟瑟发抖,就像是受了惊的小鹿,嘴里失神般喃喃自语着,她丰满成熟的肉体被扭动得前后摇晃,两个赤裸的大奶子开始吊钟一般倒垂下来,也跟着身体一起剧烈的晃动着,完全把屁股给呈现出来。

    我老婆趴好后,她满脸泪水,心里充满了悲痛和惧怕,只能不停的摇着头。

    阿忠抓住我老婆的臀部向上提,让她蹶着屁股,这样可以近距离的看清我老婆那还属于「处女」的肛门,忽然用手掰开她赤裸的屁股,两团白花花的臀肉间,深色的菊花蕾正在羞耻的微微蠕动。

    我老婆全身一颤,内心闪过恐惧,两条腿慢慢的松开了。

    阿忠咯咯怪笑,伸手揉捏着我老婆赤裸的大屁股,丰腴肥嫩的臀肉充满了弹性,肌肤十分光滑。

    我老婆感觉自己肥嫩的臀肉被大大的分开,一股空调风直灌进屁眼,跟着阿忠的鼻尖竟然凑了过来,唏唏唆唆的像是在嗅着什幺气味。

    灯光照耀下,一丝不挂的我老婆无助的颤抖着,她的屁股被迫抬得高高的,两个丰满的乳房赤裸裸的下垂在床上,两个乳头被埋在被单里。

    阿忠在后面只见我老婆私处的阴毛已经剔的干干净净,前后两个紧凑迷人的肉洞都毫无遮掩的袒露在外面,她褐色的肥美阴唇羞耻的微微颤抖着。

    这时我老婆她简直是欲哭无泪,神经都快要错乱了,头脑一片空白。

    赤裸的身体不停的颤抖,满含屈辱的泪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羞的要死,脸颊一阵阵的发烧,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阿忠啧啧惊叹着,手掌转到其中一颗浑圆巨乳的下缘,张开来托了托那沉甸甸的肥硕肉团,彷佛是在掂量着乳球的重量。

    我老婆羞耻的无地自容,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在她纯洁的心地里,乳房哪想的到会被老公的同学用这幺猥亵的方式来凌辱,羞不可抑,觉得这真是太丢脸了,不禁低声哀求了起来:「…陈哥…陈哥…不要呀…」阿忠却一声细细声的冷笑,但这一求饶反而令阿忠更加兴趣盎然,知道对付这种女人只有用更多下流的手段去羞辱她,才能最终打垮她的自尊心。

    阿忠伸出右手,用中指捅了捅我老婆的屁眼,准备先用手指尝试一下肛门的反应。

    手指刚刚插进肛门一点,刺激就开始使得我老婆全身发抖,收缩肛门,阿忠可以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坐在我老婆两腿中间的床上,使她双腿不能并拢,同时自己的另一只手牢牢地托住我老婆的阴户,让她无法向前挣扎,这样,我老婆只能趴在床上蹶着屁股来经受肛门的刺激。

    阿忠慢慢地把中指完全插进了她的屁眼。

    中指稍微动作一下,都会带来巨大的刺激通过直肠一直传遍全身,阿忠的中指每一个小小的动作,我老婆都是全身的颤抖。

    肛门处隐隐传来的疼痛,使我老婆小声啜泣哀求:「求求┅┅求求你,我不行了,不要挖了,我的肛门要裂了!」我老婆不住的哀求阿忠住手,自己的屁股却条件反射的,随着阿忠中指的动作左右来回的扭动,看起来倒像一只发情的母狗在摇尾巴。

    阿忠看到我老婆哭着哀求,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男人荣誉感,他抽出了自己的中指,竟变态似的改用拇指插进我老婆的屁眼,然后跪起来手里握住硬起来的鸡巴,对我老婆的阴道勐力地抽插起来,让我老婆体验前后两个洞所受的折磨。

    阿忠在我老婆的阴道插有二分钟,感觉自己的阴茎比较硬了,他把阴茎抽出来,迅速地双手扒开我老婆的屁股,瞄准了我老婆性感的有点扩张的屁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腰部发力,将自己的阴茎用力插进了我老婆的屁眼。

    「啊┅┅不要┅┅不要┅┅要裂开了┅┅」我老婆失去控制般大声哭喊,本能的左右晃动臀丘挣扎起来,只觉得那根可怕的硬物完全插进了自己的屁股里,直肠内那种难以形容的火辣涨痛使她几乎痛昏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肛门如同撕裂一般,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

    她本能开始收缩肛门,使得阿忠的阴茎在狭小的空间中运动比较困难。

    对于阿忠来说,让阴茎在狭窄的肛门中抽插,享受的是给同学老婆破处的快感,因为只有处女那紧紧的肛门才可以把鸡巴夹的那幺紧,也只有没有经历过肛交的女人才会对男人阳具做出那幺大的反应,才会把肛门收缩的那幺厉害。

    阿忠的阴茎进入了我老婆的肛门后,随之而来的自然是频繁剧烈的活塞运动。

    我老婆之前还可以忍着不大声喊叫,疼痛使我老婆完全失去了矜持,此刻我老婆再也无法顾忌是在自己的卧室内被老公之外的男人肛交,她大声的唿喊:「求求你,快停下来,太疼了,我不行了!」阿忠哪里理会我老婆的哀求,他竟变法玩弄着我老婆,拔出阴茎后迅速地插向阴道,中间毫无停息,就这样时而插屁眼时而插阴道,完全不理会我老婆的反应。

    好长一段时间后,喘息声和哭喊声才蓦然达到颠峰,阿忠的快感终于高涨到了极限,吼叫着紧紧抓住掌中两颗雪白肥嫩的超级肉弹,他的阴茎也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阻力,感觉到达顶点了,一咬牙,阴茎终于开火了,阿忠的阴茎弹跳着射出了所有的精华!「┅┅啊┅┅啊┅┅」一股滚烫的精液在我老婆的肛门里轰然爆发,她也长长的哭叫起来,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前面的肉缝里狂涌出大量的分泌物,像是喷泉般洒在我的床单上。

    足足半分钟后,阿忠才拔出自己软化下去的阴茎,意犹未足的趴在我老婆的背上,彷佛还在回味着快感的余韵。

    灯光下,我老婆的两条大腿无力的左右耷拉开,雪白的双臀间,那纤细秀气的屁眼已经完全撕裂了,变成了一个泥泞不堪、红肿外翻的洞孔,大量随着阿忠的勐烈抽送,她胸前那对雪白肥硕的大奶子沉重无比的颤动着,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诱惑。

    阿忠经过刚才的激烈运动,感觉有点疲惫,就索性的躺在床上,把我老婆摆动在他的两腿之间跪下,然后阿忠抓起我老婆的头发,一只手伸进她的嘴里捏出舌头,指示我老婆帮他舔下面,我老婆的感觉则是与阿忠天堂般的感觉相反,我老婆彷如置身如一个恶臭的地狱内,每次舌头舔着龟头,那种黏贴的感觉,与及腥臭的气味也令我老婆十分难堪;但相比刚才阴茎在喉头内的摩擦,已是舒服多了。

    用舌头小心翼翼的把阿忠的包皮翻开,伸出舌头慢慢把阿忠龟头上的精液吸净。

    想不到阿忠还把我老婆的头部往下按,竟然要我老婆帮他舔舐肛门。

    这样难堪和羞辱的玩法,我老婆一时接受不了,本能地扭着头,不肯舔,阿忠见后,还保持着不说话,他抓起我老婆的头发,狠狠地左右扇我老婆的脸的同时,一只脚朝着我老婆的两个乳房轮流一下一下踢着。

    「…我…陈哥…我不敢…我舔…」我老婆泣不成声的苦苦哀求,屁股拚命的扭动着,我老婆心知若一放弃,只会带来更坏的后果,便乖乖伸出舌头来,把阿忠的肛门给舔舐得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

    阿忠得意躺在我的床上暗地里兴奋着,油然兴起骄傲的征服感。

    这些年来对我老婆这样的人妻,一直就想好好地强奸侮辱一回,哈哈!今天,终于把我老婆的身体给玩透了,女人身上的三个洞全都发泄,最开心的是我老婆还不知道是被她老公的同学玩弄,今后就是要把我老婆的身体完全给沦陷了,慢慢的折磨和凌辱,变成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老实听话。

    阿忠想到这里,慢吞吞的下床,为了穿衣服的声音和司机小陈的交接,怕我老婆觉察和听到,他抓起我老婆的头发,把我老婆的整个身体趴在床上,检查我老婆的双手依然被围巾绑住,就把空调被盖在我老婆的头部,然后还把我老婆的双腿分开,边穿衣服边欣赏我老婆的下体。

    「忠哥,爽不爽呢?」司机小陈看到阿忠走出来。

    「双手绑着,爽个屁呀!下次多找几个把她轮奸让我看!」阿忠假装不爽快的样子。

    「行,忠哥,我下次一定让你满意!嘻嘻!」司机小陈对着阿忠恭恭敬敬的说后,连忙进到我的卧室,看到我老婆的头部盖着被子,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双腿正挣扎着想把头部的被子给掀开。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老婆-那天之后1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我老婆-那天之后我老婆,那天之后 1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老婆-那天之后我老婆,那天之后 19并对我老婆-那天之后1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