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的彩:海伯利安战记德国骨科

Cater1流亡的皇室(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境泽本泽 本章:Cater1流亡的皇室(3)

    3.

    艾格妮斯溺过两次水。

    第一次是童年时抓蝴蝶而不慎掉进霍夫堡后的河滩。当时,她站在满是苔藓的sh滑青石上,身子前倾,手指与那只金h蝴蝶一触即发,却猝不及防地失去平衡,重重摔进水塘。水草紧紧地缠住腿和手臂,即便奋力挣扎,那深绿se的触手仍然紧紧x1附在她的身上,似乎等融为一t后便献祭给河神。连串气泡笼罩在脸颊上,随即破裂,发出咕噜声响,水流顺着她的嘴巴和鼻子涌进肺里。大概是意识模糊,河面上的天空逐渐浑浊暗沉。等她再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含着t温计,躺在皇g0ng房间。

    另一次就是在卢西安的床上。

    花枝吊灯在奥斯曼土耳其式地毯上投下形如八爪蜘蛛的y翳,完全笼罩在全身ch11u0的少nvt0ngt。她真是狼狈不堪,身t被身着帝制服的男人控制,仅剩的r白se底k还挂在一只脚踝上,宣告着最后的负隅抵抗。那生姜红的长发披散在波斯花纹之间,g勒出神秘而不可知的图案,如同献给古老神灵的祭品。

    “你这样做有违...道...德!”艾格妮斯双臂sisi抵在x前,混乱思绪里总算冒出个词。

    卢西安轻抚她的脖颈,望着身下的人,凸起的喉结滚动,好像饥饿到极致,“道德?”他戏谑地笑笑,嗓音低沉得如诱惑人心的魔鬼“那可怜的艾格妮斯这辈子是逃不出地狱泥潭的。”

    她抬起充满泪水的脸庞,几乎歇斯底里“那你不如杀了我!”

    “你这么诱人,我怎么能忍心呢?但想想路易十六,全家灭门,一个不留。”卢西安的目光转向书桌上的家族合影。皇帝艾德温和皇后费雪端坐在中间,身边儿nv环绕。最左边的是太子鲁道夫表情佯装严肃,往右侧依次是卢西安、艾格妮斯,小弟弟乔治站在他们俩中间。照片上的她左手还紧紧挽着卢西安,另一只手则搭在弟弟的肩上。多么和睦而温馨的家庭照片!“你和我一样,都是决定霍华德家族命运的始作俑者。”

    “你....真是疯了”艾格妮斯恨不得抬手甩他一个巴掌,可刚扬起手就被他狠狠握住,直接拦腰抱起扔在大床上。挣扎没两下,卢西安解开制服皮带,把她的双手绑在床柱。

    艾格妮斯的双瞳因惊愕而放大,随后又很快失神暗淡下来。卢西安绝对是杀伐果决,不留异己。所以父亲能如此乖乖地投降。

    “我一直很清醒,你才是被那老疯子蒙在鼓里。”卢西安戴着黑皮手套双手在她身t上游走着。

    “什么...?”

    卢西安没有回答,反而语气转为温和,“小a,你把腿乖乖张开好吗?”小a是艾格妮斯的小名,他的语气温柔得和小时候督促她完成家庭教师的作业没有任何区别。白se衬衫的清俊男孩经常在书桌前叫她,小a你把最后一题给写完后我就放你出去玩哦。

    卢西安现在这张美得略微刻薄的脸又和那个雪绒花一般温柔的少年影像重叠在一起,艾格妮斯不由得陷入那充斥着朦胧se调的往昔回忆,那个少年挺着天鹅般的优雅身姿在冬日的冰湖上滑冰,牵着她的手数拍子,

    一二三、一二三。

    她身t也不自觉地听命于他,双腿微微敞开,露出那条浆果se的温热甬道。他的手指却毫不留情地刺入她的身t,甚至邪恶地挑逗着,引得她一阵颤抖。

    《浮士德》里的魔鬼不仅没有青面獠牙,反而是风趣而美丽的人类男子,这才让人们纷纷为之疯狂。双腿终于被撑开到极限,身t的反应让艾格妮斯瞬间从梦幻堕回现实,不由得惊恐地哀求:“皇兄,我们是一家人啊,我们怎么能做这种事!”

    “可是亲ai的妹妹,你明明有反应啊。”她的双腿和一马克就能随便上的廉价娼妓那样大大开合着,花蕊因为挑逗而收缩,带着渴望被填满的yuwang,她的大腿甚至情不自禁地试探着那根隔着马k的炙热yan物。“既然错误早已酿成,那为何不好好享受当下?”

    似乎是感受到艾格妮斯那破罐子破摔的绝望情绪,卢西安突然停下动作,抬起他那紫se眼眸,直直地望着她。艾格妮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冷场所愣住,还没缓过神,双唇便被柔软而温热的东西所覆盖住了。

    他在吻她。

    这个吻撬开艾格妮斯紧闭的双唇,挑动着每一根神经,他的身t紧紧贴着她摩擦,不给她任何喘息和逃避的机会。

    他的嘴唇又顺着脸颊而下,t1an舐着她的锁骨,随即又来到她那白皙的rufang附近。艾格妮斯的rufang上方有一道圆形疤痕。他轻t1an那道疤痕,她的rufang本来不算大,但随着呼x1剧烈而挺立起来。突然,卢西安收紧嘴唇,咬起那小樱桃似的rt0u。

    艾格妮斯惊吓得差点大叫,红唇里却溢出令人无地自容的sheny1n声。在学生时代,她曾经出于好奇,请教家庭教师法文单词“rapportssexuels”,却遭到鞭挞。中年nv子教师紧紧盘着发髻,脸se铁青。目光透过眼镜片,依然锐利严肃:“殿下,请您自重。”她迫使自己神志清醒,但双腿却不由自主,张得更大点儿。

    “皇帝去年想牵线你和温莎公爵的婚事,你竟以做修nv为理由回绝了他。”局面变得彻底不可收拾,卢西安将艾格妮斯一把拉起,整个人扑倒在他怀中,手指隔着黑se皮手套轻抚她的后背,提起审问式的诱导语调,“不知道那位父亲大人要是看到你这幅yu求不满的样子,会作何感想?”

    艾格妮斯脸颊通红,拼命否认。

    “宝贝,你总是不肯面对事实,真是b我审讯过的任何囚犯都要棘手。”

    他解开那根绑着她双手的皮带,艾格妮斯本能想推开他,但身下却传来尖锐的刺痛感,双手无力地垂下。卢西安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他温柔地拨开她的长发,亲吻这那纤巧的脖颈,那紧致娇neng的甬道第一次被侵犯,不断地收缩排斥他疯狂的yuwang。

    “疼...”她屈辱地咬住下唇,卢西安的声音在耳边呢喃,“挣扎和眼泪简直就是男人们的春药”他的身t也跟着有技巧的律动起来。

    当原本被扩张到极致的疼痛,渐渐变成充实的快意。sh滑的暧昧yet随着yanju的进出而溢出,羞耻和快感一起涌起,艾格妮斯再也无法用1un1i和道德来压制自己的yuwang,只有拖着哭腔地弃甲投降。

    真是个未尝过人事的雏儿。军情处特工头子卢西安,从来没有摆平不定的囚犯。

    艾格妮斯的脸埋在卢西安银金se的头发里,发出断断续续呜咽声,身t逐渐地不受控制地迎合,双脚如芭蕾舞者那样直直绷紧。整个人上下沉浮,完全堕入自己曾最不耻的r0uyu,沦为魔鬼的奴隶。她甚至连sheny1n都来不及,只是本能地抓挠着卢西安g曲张弛的背脊,任凭眼泪决堤。

    泪水不仅是生理反应,还有jing神羞辱。因为她在这场有违1un1i的jia0g0u里,t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艾格妮斯神志逐渐混沌,在恍惚中看到一个银金se头发的白衣nv人,她仿佛是圣母玛利亚下凡,周围是温柔明亮的光圈。但还未看清她的脸,nv人的身旁又出现一个远东面孔的男子。地毯上的东方花纹旋转,不同的陌生人交错,艾格妮斯的眼前越发晕眩。

    他像一条没有猎杀尽兴的毒蛇,紧紧缠绕自己的猎物,不停地占有着她。“求求你放过他们....”艾格妮斯伴随着sheny1n微弱地恳求道。真是善良到愚蠢的姑娘,卢西安轻屑地探口气。

    不知在变换几个t位后,她终于在ymi的迷乱中沉沦进一片黑暗。

    --------------------------------------------------------------------------------------------作为第一次写的渣渣小白,憋了好久,才憋出一点点r0uparttot~~。对不起各位观众老爷!!!!求大家原谅,以后会努力写得更好一点,争取隔天更一次。其实真的很感谢大家的鼓励!on_no

    下面要出主线剧情了(本文....其实....还是有剧情的v)


如果您喜欢,请把《荆棘的彩:海伯利安战记德国骨科1》收藏,方便以后阅读荆棘的彩:海伯利安战记德国骨科Cater1流亡的皇室(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荆棘的彩:海伯利安战记德国骨科Cater1流亡的皇室(3)并对荆棘的彩:海伯利安战记德国骨科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