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视深渊

19.没了束缚与限制的恐怖存在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吾即正道 本章:19.没了束缚与限制的恐怖存在

    暖意瞬间褪去。众人心中惊惧遍体生寒。

    木柴噼啪作响,他们绝望聆听声音愈来愈近。

    哗啦——

    桌椅踢翻声惊醒众人,一众目光望去,名为凡道无名的玩家却是跌跌撞撞,如行尸走肉走到篝火前,抓起堆在旁边的木块碎屑,往嘴里塞去。

    众人吃惊于这一幕,未有坐在火堆对面的学生看到他显露一张痛苦绝望的脸庞:“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悠悠歌谣透过薄薄门板钻入教室。

    “十个望海角小孩,为了吃饭去奔走;噎死一个没法救,十个只剩九。”

    玩家们心中咯噔一声,明白了歌谣的含义。再一看凡道无名抓起手臂粗的木棍强行往口中塞下,纷纷避开视线不忍看接下来的残忍一幕。

    却在此刻,一道清晰说话声透过木门,闷闷传入教室。

    “小词儿整的还挺押韵啊。”

    教室内的玩家一个激灵,这声音……

    凡道无名惊觉自己恢复了身体控制权。他丢掉木棍,连滚带爬挤到其余玩家身边。

    玩家们安静倾听,只听牧苏用一种奇异节奏快道来:“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浓雾里头好儿郎!”

    玩家心生疑惑,继续侧耳静听。外面安静一小会儿,便听牧苏大喊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招。”

    接下来便是呼喝喘息与杂乱脚步,牧苏似乎与什么存在进行战斗。

    吵闹持续十数秒,被一道突然撞破木门的身影打破。

    火焰晃动,老师及学生们出惊呼,一阵骚动着缩至角落。他们定眼看去,却是牧苏被打飞进教室,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牧苏抬起脑袋,犹在对门外下令:“点子扎手,兄弟们并肩子上!挑它下三路攻击,撕衣服!撕它衣服!”

    大呼小叫一阵,牧苏忽然闭口不言,缓慢转头望向教室。

    几十道视线怔怔望来。

    牧苏晃了晃脑袋,装做无事生般慢悠悠吹起口哨,双手枕在脑后,左腿搭上右腿晃动脚腕。

    很好,很自然……没人看出来我是被打进来的。

    外面吵闹声再起,没过多久,小女孩樱华及祭品走进教室。

    “怎么样。”牧苏一伸懒腰,双腿于半空回旋借力坐起。

    “跑掉了。”樱华撅嘴一吹帘,略带不爽瞪了眼身旁。“如果他能有一点用我们就能留下那件裙子了。”

    “你们绑我当祭品总不能还要求我尽心尽力帮你们吧……”

    高阶领主小声表意见。

    这间教室的老师是熟人菲利。他还算有些担当的壮起胆子跑到门边,扶起撞倒的木门镶嵌回原处。

    没了灌入教室的微风,火堆上摇曳的火焰恢复平静,房间明亮几分。

    几名玩家凑上来,询问先前生了什么。

    樱华略作解释。浓雾降临献祭被中断,因为祭品留着暂时有用,他们就暂时留高阶领主一条活口。结果他们刚回到空地,便看到教室外有一条飘荡在半空的白色舞裙。

    “歌谣是舞裙出的?”个子略矮的小离好奇问。

    樱华点头,语气费解:“一条裙子能声还是唱歌谣,是不是不太科学?”

    充斥牧苏风格的话。这个女孩成功被牧苏教坏了。

    “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重点……所以之后呢?”

    樱华继续说。因为牧苏觉得歌谣很押韵就跑去搭话,被完全忽视。即爱面子又小心眼的牧苏登时怀恨在心,率先出手。

    谁知道那舞裙不讲理!牧苏打它它居然还手,于是便有了现在这种情况。

    你招惹人家人家不动手就怪了。一众玩家心底吐槽,有几人不知是火光映的还是憋的,满脸通红。

    没人表看法。毕竟是牧苏带头出手将他们救下的,否则这里起码要有1o名学生惨死。

    之后他们又询问是否知道浓雾从何而来,对此樱华等人也一无所知。

    其他教室的消息开始传递开,有三间教室被团灭。余下几间也遭受雾中存在袭击,死了几名玩家。

    非实时统计,目前幸存玩家631人。

    第一天的一半尚未过去。

    无论如何,如果不是牧苏,这里的境遇和那几间倒霉教室差不多。是有些不爽还是敬而远之,都是对牧苏释放善意。他们这么热情倒是让牧苏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本来打算将目击自己丑态的玩家全部弄死的,这样就可以死无对证了。不过现在看来只能从其他方面找回场子。

    比如害他出丑的舞裙。

    牧苏向他们询问歌谣内容,金披肩小女孩形象的小离想了想,将歌谣完整叙述一遍。

    “……一个望海角小孩,归去来兮只一人;悬梁自尽了此生,一个也不剩……就是这些。”

    也就是说会让人按照歌谣的方式去死吗。

    牧苏摩挲下巴,倒是蛮有创意的。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

    浓雾没有散去的迹象。

    空地死寂又荒凉,灰败中毫无生机。

    一道走过的身影打破寂静。他快步前行,周身浓雾卷动。

    身形消失于浓雾,片刻后去而复返,身上多了些东西。

    牧苏来至教室门前,几道探头目光中开始了……怪异的举动。

    牧苏口中叼着干粮,眼皮半睁做睡觉状,半边身子处于浓雾,半边身子处于教室,脚边丢置几根火棍,手持斧头劈砍门框,樱华在一旁旁观。

    “他在做什么?”

    “想一想歌谣。”

    “我记不住了。”

    “那你就理解成……歌谣里的十种死法……他在全部照做。”

    “嘶……”

    窃窃私语声不断。无用功的进行了数分钟,筋疲力尽的牧苏确定它不会来了。

    此时,直播间里的透明桥说出她的分析。

    透明桥:我觉得舞裙还击有两点可能。第一种可能,对方不是低级存在。你的称号用处作用减小。第二种可能,舞裙存在隶

    透明桥:属其他阵营,比如混沌之主或不可名状之物。因为阵营不同它就不需要畏惧你。

    透明桥:不过你不必太过担心,我想这个副本里没有哪个存在会不开眼想弄死你。毕竟你的身份是上古邪神的侄子(笑)

    牧苏起初不以为意,深思一下突然顿悟。

    这岂不是说……自己可以……毫无保留的……作死了……?(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


如果您喜欢,请把《注视深渊1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注视深渊19.没了束缚与限制的恐怖存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注视深渊19.没了束缚与限制的恐怖存在并对注视深渊1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