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视深渊

20.两边迥然不同的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吾即正道 本章:20.两边迥然不同的

    噺8壹中文網.x8om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这对牧苏的吸引无比巨大。

    看到他的模样,透明桥心生不详又补充说:这是在你不主动招惹对方的前提。如果你去挑衅……就要看对方的地位和脾气好不好了。

    牧苏一副浑然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在他的思维逻辑中。没智慧的低级存在不敢惹我。有智慧的高级存在可以沟通。

    牧苏最爱和别人讲道理了。

    “噗呸”

    吐掉硬邦邦的干粮,牧苏袖口一蹭嘴巴,手持铁斧头也不回离开。

    樱华推搡着祭品,跟着牧苏钻入浓雾,身形渐渐淡去消失。

    门边玩家愣愣看去,几秒后如梦方醒,火急火燎抬起门板嵌入门框。

    教室重归寂静,火堆噼啪,映红众人面颊。

    “他们才叫玩游戏啊……”

    小离呼出口气,语气羡慕,头顶的黑线微微凝实。

    无数玩家感同身受。

    空地,二人于迷雾中摸索方向寻路。

    “我们现在是要狩猎恶灵吗?”

    樱华推搡着祭品,跟在牧苏脚步后。

    手脚驱赶被绑缚,只有膝盖以下可以小幅的高阶领主不断被樱华推个踉跄,艰难前进。

    他的嘴还被樱华嫌吵而塞上了。

    牧苏很满意这句话:“这个说法我喜欢。”

    樱华跃跃欲试:“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名称了?”

    牧苏一斧劈开眼前迷雾,叉起腰大笑:“没错。是牧苏和他的小伙伴以及恶灵讨伐小队。”

    “听起来真棒。”樱华感同身受的兴奋起来。“真是……太棒了。”

    “不过……”牧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亚麻灰布衣裤,还是大一号的,纠结说:“既然要做除魔人,就要有一套搭配的衣服……”

    说着说着,牧苏语气放慢,目光游离向空地边缘。

    “你说……望海角镇被废弃的房子里,会不会有些布料?”

    樱华紧接叫道:“我会做衣服!”

    在她看来,这种跟在牧苏身边一切行为都不可预测的感觉简直……棒极了。

    她表现出比牧苏还要亢奋的热情,一脚将祭品踢下带有坡度的小道,而后冲了下去。

    唔……哼……吭……嘤……

    祭品一路闷哼滚到土坡底部,脑子一片混乱中樱华从上方滑到身边,揪起浑身泥巴晕头转向的祭品,等待牧苏慢悠悠从泥泞小道走下来。

    哗啦

    铁链晃动声忽从身侧迷雾中显现。樱华与祭品迷茫看去,浓雾无任何阴影轮廓。

    哗啦哗啦

    铁链声陡然变得躁动,哗哗声响吵得人心烦意乱。

    咻

    刹那间,破风声响起,一枚飞斧紧贴耳侧呼啸而过,斩断一丝梢,咻咻打转钻入迷雾。

    牧苏的怒吼声紧随其后传来。

    “淦你娘不长眼的狗东西,老子的人你也敢伸爪子!再不滚把你脑袋塞进你的屁股里!”

    铁链声消失,四周恢复死寂。

    一双目光转动,怔怔注视怒气冲冲而来的牧苏,一股异样之感从心底莫名升起。

    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这么愤怒吗……

    这就是被人守护的感觉吗……

    高阶领主心想。

    “哼,又是个死基佬。”

    高阶领主的目光令牧苏十分不爽,冷哼着走过樱华和他,去迷雾里捡斧子。

    透明桥语气渐渐不善:你说谁?

    “谁搭腔我说谁。”

    弯腰捡起斧子的牧苏环视一圈,确定对方溜了,才返身回去。

    高阶领主看来,牧苏眼睛一瞪:“别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盯着我。”

    作为卡莲不在时的替补,樱华在懂事方面完全向卡莲靠齐。她扯开裤腿,用布条蒙上祭品眼睛。

    拉起高阶领主,二人一祭品的特殊阵容向望海角小镇进。

    灰败的蒙蒙白雾弥漫在寂静街道,两边木屋如漆黑之兽蛰伏迷雾之中。

    里面收拾的很干净,别说衣服布料,连桌椅都被收拾一空。

    “有人吗?”

    每到一间木屋外,牧苏都会探头喊道,然后再补充一句:“有鬼吗?”

    “你问这个干嘛?”樱华不解。

    “鬼总该穿衣服吧?”牧苏走回街道上,继续前行。

    樱华觉得很有道理。

    整片望海崖所有幸存人类惶恐避险之时,有两个熊孩子牵着一个被绑住的熊孩子,走在荒凉的废弃边缘。

    几分钟后,他们终于在一间小巷里的棚屋找到被单。

    潮湿的被单带着布料的腐烂味,不过还算干净。

    牧苏询问这个行吗,樱华确认,小跑到门边关闭大门。渐渐的,一阵布料被撕扯的声响传出……

    ……

    桌子活了过来。

    椅子活了过来。

    衣服活了过来。

    蜡烛也活了过来。

    孩子们四处逃窜,声音被封闭在小小的房间

    桌子大口吞食着孩子们。

    椅子抓住孩子,它的嘴太小,只能一个肢体一个肢体吃。

    活过来的衣服收紧,将孩子们的躯干勒断,享受血水灌溉。

    蜡烛点燃孩子们的血肉,怪笑着,喘息着。

    有孩子想逃,他逃到了门边,被奸笑睁开眼的门一口吞下。

    到处都是尖叫声,惨叫声,怒吼声。一小会儿过去了,孩子们停止了尖叫。

    桌子回到原位。

    椅子回到原位。

    衣服随处散落。

    蜡烛继续平静的燃烧着自己。

    房间姗姗来迟醒来,贪婪吞咽地上的血水。

    一间教室就此覆灭。

    ……

    吱呀

    木门出牙酸声响,一身缠绕布条,袖口紧绑,黑眸锐利的牧苏从门内黑暗走出。

    樱华紧随其后,同样的装扮。

    二人站在街道中央,相互背靠着警惕打量周围,气质凛冽。

    咣当

    门内,祭品从门里滚到街道。

    “噢气氛全让你破坏了!”

    樱华懊恼,忿忿跳到祭品身上跺脚。

    还在摆造型的牧苏一动不动,嘴上说道:“帮我踩几脚。”

    ……

    火堆在燃烧,老妇人抱着小女孩,给围绕身边的孩子们讲着故事。

    最新消息又有一间教室被毁了

    真是要命这才第一天官方是想我们团灭在这里吗

    起码某人不会有事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

    教室另一边,玩家们聚在一起用联邦点阵交流。

    比起这个还是想想我们怎么办吧

    雀斑男孩形象的梅林犹豫一下,忽然挤进圈子中在地面画道。

    我好像知道什么

    积分排名第三的碎月抬眸看他一眼。

    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m. 无广告词


如果您喜欢,请把《注视深渊2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注视深渊20.两边迥然不同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注视深渊20.两边迥然不同的并对注视深渊2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