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都是命运

4-216岁的梦想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末霆 本章:4-216岁的梦想家

    “你想要Ai吗?”

    “不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为什麽?”

    “Ai,太累了。”

    -

    火车上。

    「我怎麽有一种被你拐回家的感觉?」火车上的冷气有点冷,我不禁打个冷峻。

    而且还真的说走就走,昨天晚上突然跟我说整理行李,今天早上就请好假,是有没有那麽行动派?关於这点我看着正在打盹的严允程。

    「全世界应该就只有我最好拐了。」我看着他露出Ai慕的表情,还带着一丝丝严肃的语气说:「你要好好珍惜我啊!整个宇宙只有我会这样安心的跟你走了。」

    忽然他睁开眼睛眨眼,我匆忙的撇过头看外面的风景。「你这颗小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什麽了?」严允程戳我的头一下。

    「没、没啊!你不是在睡觉吗?」我的声音有点结巴。

    严允程打了一个哈欠,声音些许的沙哑,「我是在睡觉,只是被吵醒。路途还很久,你有时间胡思乱想倒不如好好睡觉。」

    我的鼻子就在这种时候特别的敏感,我仰起头微微的张开嘴巴,严允程看到这一幕正问:「你这是什麽表情……」

    「哈啾!!!」

    我打了一个喷嚏。

    很大很大。

    我赶紧cH0U出卫生纸擦掉手上从鼻子流出来的排泄物,大力擤鼻子几下,低头说:「呵呵,我有摀住喔!」g,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憨,加上刚才的大喷嚏。

    我是少nV啊啊啊啊啊!

    「怎麽会打喷嚏?」严允程有趣的看着我。

    「冬天嘛!敏感X族群的克星。」我嘿嘿笑着,才怪,谁跟你冬天啊?我一年四季出门都戴口罩。

    严允程翻了一个白眼,随之脱下身上的夹克,「会冷就要说,不要在那边撑,难看Si了。」

    我接过外套,是严允程的外套耶!我忍不住嗅了几下,一GU淡淡的薄荷味扑向我的鼻子,不会刺鼻反而舒服。

    真是遐想呢!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拿到严允程的外套然後安心的共枕眠。可惜他有洁癖,外套这种披在外面的东西他是每天都清洗的样子。

    而现在终於实现了呢!我的手里就这样抱着小时候的梦想。

    我痴痴的傻笑着。

    「外套不是拿来看着傻笑的好吗?」严允程拿过外套,手中被掏空时我心里涌上一GU空虚感,没想到接下来的厚实感就取代了空虚。

    他将外套摊开披在我的x前,嘴里还嘀咕几句,「真的有够笨,来到台北也不知道怎麽办……」

    其实他还是很关心我嘛!

    「谢谢。」我甜甜的说。

    少nV嘛!青春期的时候都会有一种“了解他很多”、“拥有他的东西”、“靠他很近”之後可能会延伸出火花的错觉。

    对於喜欢,我没有想太多,只要让我继续靠近你就好了。你可以说是盲从,我也没关系,在Ai情里,谁不是盲从的呢?太过於理X的Ai情才会使人疲惫。

    「会想那麽多,却一点进展也没有。」我心想,但也作罢。

    时间会带来更多的收获。

    _

    「喂,曹东裕我已经到高雄了,嗯、嗯,好啦!知道了,我们没事。你好好上课啊!掰。」我挂上电话。

    下午的时候我们才下了火车。一下车我就急急忙忙的找手机打电话给曹东裕那个老妈子,要不然等到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一定把手机讲的都是口水。

    「啊,是高雄的空气呢!」还是一样脏,但是还是会怀念,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了。

    「你也真乖,人家叫你打电话给他你就真的一下车就打电话。」严允程不冷也不热的说。但我知道他说我乖是讽刺。

    我轻撞他的手臂,「这个叫报平安,你懂不懂啊?」

    「只有你这种人需要报平安。」

    我有些无语。

    跟他相处是很好,但也没有到完完全全。因为严允程会是不是对你泼冷水不然就是话中有话的呛你,甚至不知道他那句话是不是真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拖着行李,滚轮在柏油路上的喀喀声让气氛有些凉意。虽说是冬天,但是这GU苍凉的感觉是发自内心而不是外界。

    「我记得你以前话很多的。」严允程一开口彷佛画破了正在凝结的空气。

    他一开口我就不知道该说些什麽,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那你怎麽不先开口?」

    「我话本来就少。」

    「可是你跟尹安每次在一起话都很多……」我小声的说。

    「你会变的话那麽少,是不是因为我不是那个姓曹的?」他说。口气不知道为什麽我感觉到那麽一点的……

    冲?

    威胁?

    很在意?

    反正严允程的那个问题给我的感觉是有那麽一点的不开心。

    「当然不是。」我说,「是你对我话很少。」也从来都不注意我,都在跟许尹安讲话。

    这样想还真小孩子气,我心里偷笑着。

    但这是真的。

    「但是跟你在一起就是这样。」严允程理所当然的说。在一起?他刚刚说在一起是吗?

    「哪样?」我问。

    「就……」这回换严允程支支吾吾的,那个样子还真特别,平常感觉什麽事都万无一失的他也有苦恼的一面。

    「我习惯你在我身边吱吱喳喳个不停,虽然很烦但是让我很有安全感。」他说。

    _

    原来十六岁的我们,即便对未来有无限的憧憬,但容易满足的我们,只要一句诚恳的话、一个贴心的小动作,或许都b那些伟大的梦想都来得幸福。


如果您喜欢,请把《没关系,都是命运4》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没关系,都是命运4-216岁的梦想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没关系,都是命运4-216岁的梦想家并对没关系,都是命运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