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放纵

第六章 陌路人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怜怜 本章:第六章 陌路人

    从前我们曾梦见我们都是陌路人,

    当我们醒来时却发现我们互相亲爱着。

    【泰戈尔·漂鸟集】

    西风轻轻吹送。

    秋天的午后,暑气还没有完全散尽,千夜懒洋洋地坐在窗边,享受难得的安逸。

    因为与百里峻不断放纵*欢爱,常常让她隔日精神涣散,无法准时起床。

    而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要她休息几天再上班,所以她便理所当然待在家里发呆了。

    但是,她很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啊!

    失神的目光凝视被风吹开的扉页,泰戈尔说得真好!从前,我们曾梦见我们都是陌路人;醒来,却发现我们互相亲爱着……

    这不正是她对百里峻的心情吗?

    直到此刻,在历经情爱的欢愉与*的洗涤后,她知道自己对他有独占欲。

    她不愿意自己的爱情与别的女人分享,绝对不愿意!她没办法再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爱情可以全然奉献。

    她要的爱人是朝朝暮暮可以相对,岁岁年年可以相守。

    她可以为他煮饭、烧菜、洗衣,当他甜蜜的小妻子;当她的男人疲倦时,可以成为他的归处。

    她想成为他永生的依恋啊……

    「咳!」一个咳嗽声打断千夜的冥想,扬起眉头,她看到逸伯和福婶同时站在她的身旁。

    「有什么事吗?」千夜尴尬地起身。

    「不用起来了,你坐着就好。」夫妻俩也是尴尬地望着她,不知该对她如何开口。

    「那我来泡咖啡!」

    「不用了!我们只是过来跟你谈谈……」逸伯婉拒了。

    「没有关系,我常泡。这又不花什么时间。」她感觉空气里尴尬的气氛,只有起身逃避。

    看到老公半天说不出像样的话,福婶眉毛一皱,叫住千夜,「你不用忙了,我们想喝自己会动手,你现在只要坐着听我们说话就好了,如果你还感谢当年是这老家伙坚持要把你带回来。」

    「我?」错愕地转过身,千夜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

    旧日的穷苦历历在目,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她不敢忘记啊……千夜的心脏急促跳动。

    「大家都坐下。」福婶口气僵硬的说。

    看千夜一脸无辜的模样,福婶的心头就一把火!就是这个样子把这些男人吃得死死的,不要说峻少爷喜欢这丫头,连她身旁这个老家伙也疼她,百里家对她恩重如山,结果她居然做出勾引养父这种不要脸的事!在瑞士的老爷子要是知道不气死才怪!

    她一定得阻止这丫头继续勾引主人。

    「那大家就坐下谈好了。」看到老伴的口气比自己坚持,逸伯突然松口气。等了这么久……事情总该解决了!

    尴尬地微笑,千夜看着管家夫妇。

    「千夜,那件不要脸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福婶紧抓着丈夫的手臂,劈头就说。

    千夜的脸色突然刷白。

    「你有话好说,不要生气……」逸伯扯扯老伴的衣袖。

    「不要拉啦!我为什么不能生气?」不说不气,福婶越说越气,「想你们当初把她捡回来,会想到她今天为百里家做事,做到*去了吗?那让她姓百里干什么?这件事传出去,不让人看笑话吗?」

    「我……」

    福婶气得冒火,指着千夜的鼻头大骂:「我要知道你是这种狐狸精,当初就把你撵出家门,也不用今天为这件事伤脑筋!你喊少爷一声『爸爸』,你叫『百里千夜』,你居然每天跟少爷过夜?你不要脸,以为百里家也要跟着不要脸?这件事传出去怎么办?」

    「你有高血压,不要这么生气!」逸伯拍拍气呼呼的老伴。

    「我不骂骂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可不甘愿……」福婶嘟嘟囔囔,气愤的泪水也从眼眶中落下。

    虽然早知道会被疼她的老人家责备,千夜还是忍不住难过。

    「我不会让大家发现的……」面色惨白,千夜的嗓音虽然颤抖,但仍然缓慢保证。

    「你说不会就不会?」福婶瞪着她的脸蛋。

    「我……」

    「我不相信你现在说的话!除非你立刻离开峻少爷、离开百里家,那我就勉强相信你。」

    「离开?」千夜傻愣愣地看着福婶。

    「怎么了?你舍不得?」好不容易被丈夫安抚的情绪立刻又激昂起来,福婶气呼呼地跳起来,「你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传出去,倒楣受害的是峻少爷、是百里家,你不赶快走,还要留着拖累大家?」

    「我……知道了……」千夜脸色惨白地接收老人家厌恶自己的目光。

    「知道就自己跟峻少爷说明白,然后快点走!不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省得大家看到都心烦。」

    「嗯!」

    逸伯看着千夜,依依不舍地补述,「但是如果不再跟峻少爷乱来,也不用一定要离开家里……」

    「老头子,你不要跟我唱反调!不这样怎么断得干净?」福婶瞪了丈夫一眼。

    「好啦!好啦!」逸伯无奈的眼神看了性急的妻子一眼。

    福婶说完话,彷佛不愿意在有千夜的房间多待一分钟,起身就赶着要走。

    逸伯什麽话也来不及说,只有陪着福婶走人。

    千夜默默看着一向疼她的管家夫妇们,没想到他们现在看她居然有如瘟疫!她心痛如绞,无助的泪水慢慢落下。

    她终于体会什么叫众叛亲离!置身这场情爱风暴的中心,她只有默默承受的份,而她的心对如天一般崇高的百里峻……

    爱恋依旧。

    依旧爱恋。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Θ禁止转载Θ

    千夜默默收拾着抽屉的私人用品。

    「哎呀!你听我说,那天徐氏企业的王董啊,打电话找我出去吃饭呢!你们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我就说嘛!那个死老头看上你很久了……」

    「看他那副色迷迷的眼睛,也知道没安好心眼……」

    平常就不多话的千夜,最近沉默的可怕,对于秘书室里三姑六婆的聊天内容,多半听而不闻。

    「小夜啊,我说你年纪轻轻,干嘛整天皱着眉头?」坐在千夜对面的老大姊看着她失神的模样,忍不住开口。

    千夜摇摇头,「我哪有?」

    「你还说没有,你看看自己有气无力的样子。」要念千夜的话才出口,就听见放在她桌上的百里峻手机响起。

    「喂?」

    接起手机,顺道阻隔众女人热心的关怀;如果她们知道自己跟养父不可告人的关系,还会这么关心她吗?

    千夜的心阵阵疼痛。

    「这不是峻的手机号码吗?」错愕的女声扬起。

    「总裁在开会,请问有什么事?」在公司,她都称呼他「总裁」;以前私下叫他「爸爸」,现在就直接唤他的单名了。

    百里峻喜欢她叫他名字……

    「你是?」女人的警戒心依然没有放松。

    「我是总裁的专属秘书。」

    「啊,你就是峻收养的女孩。我是钟宛儿,你没忘记我是谁吧?」悦耳的轻笑声立即清脆传来,但听在千夜的耳里却像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鞭子抽上她的心口。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钟宛儿,百里峻的前妻,他们之间的约会甚至都是她特意腾出总裁的空闲时间排定的。她气质高雅脱俗,身材窈窕有段,跟百里峻两个人站在一起,不仅抢眼也非常匹配。

    「我记得你。」千夜轻轻应允。

    「那就好,记得提醒峻……我们今天的晚餐约会喔!」钟宛儿甜腻的嗓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期待。

    分明是恋爱中女人的模样!

    「好!我会提醒总裁。」千夜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抽痛,她深吸着气,双手微微颤抖,在桌面上的记事簿轻轻写下。

    「那就先谢了!」

    「不客气。」结束谈话,千夜按下切话钮,紧抿的唇上没有血色。

    因为有着一副极为出色的外表,加上「百里集团」总裁的头衔,百里峻的女性伴侣从没断过,她不是一向平静看待此事?

    为什么现在不能了?

    因为她对他已有了独占的心肠,不愿割舍、不愿与人分享……她对他的爱恋不会比其他女人少啊……

    为什么她不能光明正大爱他?

    因为他们的爱情不见容于世俗的观念,所以她必须躲在阴暗的角落,饱尝椎心的苦楚后,再远离他……

    千夜明了自己没有资格说爱他啊!

    「又在发愣了?」身旁一干女人觉得她们的千夜已经完全走样了。

    「喔!没什么。」千夜连忙起身躲避一双双关心的眼神,「我把几件公文送到别的部门,你们聊。」

    语毕,她落荒而逃。躲进茶水间,她的全身虚软;天下之大,何处有她容身的地方?她又该何去何从?

    为什么在有亲密关系后,她才发觉自己爱上养父?

    没有办法阻止她对百里峻的爱恋,但越是争取他的注目,她的心就越痛苦,他们是父女啊……

    她想要他的爱情,却不能要!

    为什么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却要承受舆论压力?为什么她出身穷困,在初初见面之时,她就注定丧失与他相伴一生的权力?

    无缘由的寂寞悄悄从她心里——

    窜起。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Θ禁止转载Θ

    「你最近怎么了?」

    当千夜把又浓又香的咖啡端进总裁室,突然被男人的手臂拦腰抱着。

    「我?没有啊!」她轻轻挣扎,意欲离开百里峻的怀抱。

    「那为什么大家都跟我说你最近老出错,很奇怪?」

    「真的没有……」

    「撒谎!」百里峻锐利的眼神直视怀里的佳人,她哪时学会跟自己说谎?明明有心事,为什么瞒他?

    连他也不能说吗?

    百里峻抿紧嘴唇。故意让大家知道他们的关系,就是要千夜这辈子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到了这个节骨眼,她居然还敢有事瞒他!

    望向千夜的目光无比残佞,他会慢慢让她习惯她是属于他的!百里峻接过千夜手上的咖啡,随手将它搁置桌面。

    紧搂她的腰,他不断轻咬着她的耳垂,「你在瞒我什么?」

    「没有……」她嘴边逸出无力的**。

    百里峻左手箍住她的腰,细细啃咬她雪白的脖子,右手则覆在她丰盈的胸脯前,不断*。

    「不要在这里……」她无力的吟哦声随即传出。

    「不要在这里,要在哪里?」百里峻解开她衬衫的钮扣,随即伸入她的蕾丝内衣里,手指不断摩挲、*她女性特有柔媚。

    「喔……」千夜羞得满脸通红。

    「嘴里说不,还不是高兴成这个样子了?」他淡淡嘲讽,笃定办公室外人来人往,她绝对不敢声张,便技巧性地解开她的内衣,让她雪白的**袒露在自己的视线前。

    千夜防卫性地想遮住她的丰盈。

    「不许遮,它们也是我的!」百里峻低声嘲笑,弹指轻碰她的**,让她敏感的身体起了一阵颤抖。「你看看它们多可爱?想要出来玩了……」

    她丰盈的花蕾随着他的拨弄变得*。

    「啊……」千夜无处可逃,但办公室外便是秘书室,几个女秘书都在那里,她只能把身体往后缩,直到全身贴靠在墙上。

    但百里峻毫不以为意,还是随着她的闪躲压了上来。

    「还是乖乖听话吧。」火热的唇舌含住她的花蕾,用力地**,另一手则捏住她的**,不断地挤压、把玩。

    「啊啊……」她咬紧嘴唇,完全陷溺在他的调情当中。

    「说!你在想什么?」

    不给予满足,百里峻露出得意的微笑,适时追问,他要他的女人完全服从他的话。

    「我们是父女……照理说……我们不可以这样……」

    「如果我偏要呢?你不是说你的命可以给我?那我只是要你的身体而已,会很过分吗?」

    「不会……」她被逼得无话可说。

    「那还需要为这个烦恼吗?」百里峻乘机堵住她的唇,让她不至于在情绪失控下,在众人面前出丑。

    如果她这么在乎大家的想法……

    千夜的身体因这种莫名其妙的*而抖动,背部像是无法承受*似地弓起来,无力地靠在他身上。

    百里峻的手指伸入她的底裤,抚揉她秘密的**……

    她女性的**紧紧缠绕他的手指,随着他的每一次抚弄而紧缩,几乎让男人快要克制不住。

    密道已经濡湿。

    「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羞红脸,千夜茫然遵守百里峻的命令;而他早准备好,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身,让她的双脚环住他的腰,让他早已昂扬的**抵住她湿润的穴口,蓄势待发。

    百里峻抿紧嘴唇,在亲吻过她的双唇后,他巨大的**前端便滑入她的体内,而且,不论她如何抵抗挣扎,他还是以排山倒海的姿势,毫不犹豫地进入她狭窄的**。

    「啊……」她汗水一滴滴自额头滴落。

    百里峻炽热而*的*不断在她的体内来回穿梭。

    千夜早身不由己,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后,背部就抵在墙上,任他的傲然在她体内驰骋。

    他紧搂着她的柳腰,让两人的身体重叠得更深、更紧密。

    「嗯嗯……」心满意足地**,她知道此刻体内充满男性的*,感觉到自己属于这俊伟的男人,他们今生有了密不可分的牵系。

    疼痛与欢愉并存的时刻……千夜心满意足。

    「你好紧啊!」他像一头野兽般,在她的体内不断*,并不时触动她体内的小核。

    「再进来……」千夜感到体内升起一股莫名的欢愉,让她逐渐陷入不可自拔的*当中。

    百里峻暗哑的嗓音响起。「你这辈子都是属于我的。」

    「嗯……」

    她的**与热度完全包裹着他,让他无法思考,更无法抑止自己*,随着千夜腰部的摆动,将他的*冲入她体内的更深处。

    随着一阵强过一阵的销魂*,就在心荡神迷的刹那间,百里峻在千夜狭窄的穴口洒下浊热的*,与她的**交融……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Θ禁止转载Θ

    「人就在里面,钟小姐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看到钟宛儿又提着小西点来探班,几个女秘书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指着总裁室,要她自行进入。

    没办法,谁教她是总裁的前妻!连千夜都赶不走她了,谁能对她怎么样?还是自己请吧!

    她们不会破坏她的好事。

    「谢谢!」钟宛儿微笑点头,悄悄地推开沉重的木门,想给百里峻一个惊喜,却看到两具*的肉体,正浑然忘我地沉沦……

    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千夜纤细的手臂,正紧紧勾住百里峻的脖子,肆无忌惮地与他欢爱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魔的放纵6》收藏,方便以后阅读恶魔的放纵第六章 陌路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魔的放纵第六章 陌路人并对恶魔的放纵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