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性事(鲜文)

四十五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四十五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酒店别墅区的石径上,不时注意着前后的动静。虽然比他们晚出来十分钟,但估计出租车司机开的比较快,还是要避免和他们撞见。

    手机忽然响了,掏出一看见是强哥,“喂?。”

    “到酒店了吗?。”

    “到了,快到别墅门口了。。”

    “注意门口,你老婆也快到了,小心别被看见,不能多说我先挂了。。”

    我心中好奇,躲躲闪闪地隐在路边树木的影子里快步走近,隐约听到身前急促的高跟鞋在路面上的蹬蹬声,我蹭地一闪躲在身边最近的一棵树后望去。路灯昏黄的灯光里,一个熟悉的背影小跑着奔向那号别墅,不用多看我就知道那是静,但她此刻竟然是完全赤裸的!

    …在这样一个半公众的场合,静居然什么也没穿就在外面乱跑…她双手捂住了部,姣好的身材难以置信地完全显现,碎步跑动间丰美适度的臀部还在不住晃动…

    我一时又刺激又担心,见她仓惶冲到门口,却打不开门!

    我知道这个别墅区时时都有服务员来回走动,偏偏别墅门口的灯光又是最亮的,任谁走近了,都会看见此刻一丝不挂的她!静一手捂住了关键部位,边四下里探视着边另一手急促地敲着门,却又不能敲大声了,急得团团转。我虽然平时喜欢稍稍暴露她,却从来没玩过这么大胆的游戏,看得自己心也几乎要跳出来。

    几秒钟的时间,此刻就像永恒那么长…

    门被打开的瞬间,静一个劲推了进去,却被个身躯挡住了,只进得大半个身子。

    我见强哥搂住了她,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一只大手在她背后抚着,似乎在平静她的心神。下个动作,他却将静转过了身。静忙伸手要关门,却被他从背后箍住了手动弹不得。此时静大半个身子在门里,外面如果不是正对着,倒也瞧不见她。只是她眼睁睁地瞧着外边,双手不能遮挡,此时的静显然难以承受这样暴露的羞耻感,扭动着身躯要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去。

    我知道他们随时可以躲进院子里,稍稍松了口气,见她紧并双腿佝偻了要蹲下去,却被他抱住了身子,一对浑圆的房时时被他的胳膊拱起挤压。静扭头口中快速地轻声说着什么,神情又羞又急。这虐的场景让我有些心疼,却又勾起了浓浓的欲望。片刻两人似是达成了某种妥协,强哥松了手,静双手得了自由,第一反应便捂住了自己的部,仍不放心地四下瞧了瞧,这才反身蹲了下去。强哥解着裤子,似是不经意地转了半圈身子,我却知道他定是想让我看得更清楚些。静瞧着眼前半大的一东西,伸手拢了拢头发,一手握住举高,低头往他睾丸处舔吮,嘬弄了好一阵子。我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静给他用嘴,却万万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惊讶于静在如此不安全的状况下还能如此投入,再看他居高临下看着静的征服表情,让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却极想看下去。正当我瞧得心潮翻涌,他却看着门外笑笑,伸手关上了门。

    我一时怅然若失,有些庆幸他俩终于没有被人撞见,又想过去听听动静,难捱地等了几分钟,忍不住轻手轻脚地过去贴在门口屏息听着,又凑到门缝处努力往里瞧,俩人却已不在了。我身上有钥匙,却怕被听见声响,一时不敢进去。又怕被服务员经过看我鬼鬼祟祟地,索走开在别墅区散起步来。

    还好没多久强哥就来电话了,“在哪儿呢?。”

    “不远。”

    “你进来躲院子里吧,她洗澡去了。。”

    “好。。”

    不大的院子里有几颗棕榈树,后面刚好藏身。卧室的大玻璃窗正对着院子,下了的百叶窗开了叶片,开了灯的房间看进去挺清楚,就见强哥正从一个包里往床头柜上放东西。不多久静裹着白浴巾走出来,见他摆弄着的东西,脸色似乎有些不自然,强哥却一脸色色的笑容,两人说了几句,强哥便脱了衣服,显然是去洗澡了。

    静坐在床头,习惯地拿起遥控器,对着电视换台,眼神却不由往柜子上的东西望去,伸手拨弄了几下。不一会儿又起身从沙发上的小包里拿出了手机,靠回床头按动着,好像是在发短信…等等!我一个激灵,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那嘟嘟两声却已经响了,已经调小的声音此时在寂静的夜晚里仿佛还是响得要命。我一猫腰蹲下身,心脏狂跳着暗自咒骂自己愚蠢,忙把手机改成静音模式,也不敢抬头看看静有没有察觉窗外的声音。

    好半天没动静,我用最小的动作探起脑袋,从百叶窗缝里见静似乎没什么反应,这才长出了口气,低头看静的短信。

    “老公,干什么呢。”

    我啪嗒啪嗒回了一个,“在家上网呢,你呢。”

    “刚洗了澡,想你了。”

    “我也想你,玩得开心吗。”

    “想跟你玩。”

    “明天回来好好伺候我。”

    “想我吗。”

    “嗯,一想到你让他搞就硬得受不了。”

    “坏人,他带了好多变态东西,我好怕。”

    我心想多半就是床头柜上的东西,充满期待地写道,“有些什么。”

    “绳子什么的,有些都没见过。”

    “今晚放开点儿,好玩咱也买一套。”

    静没来得及回,强哥已经洗完走回卧室,见静攥着手机,笑问了句,静应着俯身把手机搁在了另一边床头柜上。没等她起来,强哥已扑倒在她身上。静身子一僵,不太配合,却也没有抗拒,软软地任他亲吻抚。他手下不停,解开她身上的浴巾,一把握住她的房揉搓起来,不时还用拇指挑逗静的头。温存得一阵,他忽然起身,从柜子上取了个黑乎乎的东西,摆弄着往静头上套去,静本能地挡了挡,俩人说了几句,她便半推半就地受了,却是一副眼罩。我心知好戏即将开始,不由自己也激动起来。心想此时的静,是不是忐忑里也有些许期待呢?

    他接着拿起一副大大的耳机自己戴上,连着个mp3随身听,我有些好奇,却见他调了片刻,便将耳机取下给静戴上。喔,原来连声音都掩盖了,还将音量调到刚好。看到这里,我不由有点佩服他的细致。

    剥夺了静的视觉和听觉,他转身朝向窗外,招了招手,又比比门口。我会意地来到门前,果然轻轻开了。

    他朝我笑笑,用手指比比嘴唇做个噤声的手势,让我轻手轻脚地进了屋。静耳机里的音乐显然完全掩盖了开关门的声音,使她毫无所觉。我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静静地坐在椅子里看着她。怕静听出我的气息,刻意放缓了呼吸。

    不知为什么,眼睛被蒙住的女人,总是显得那么无助,何况现在的静一丝不挂躺倒在床。强哥从柜子上拿起一股红绳,眼睛却仿佛从未从她身上移开,从头到脚又细细欣赏了片刻,才将她拉起身,把耳机从她脑袋取掉,带了命令的口吻道,“把两只手背过去。。”

    静迟疑片刻,缓缓将双手往身后交错,饱满的脯不由自主地挺了起来。红绳拘束住手腕的一刻,静半张了口,身躯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上次拍人体照,摄影师身边好歹还有个助手,今天在无可求救的私密空间里把自己完全交给一个所知甚少的男人,静的心里是恐惧和猜疑多些,还是好奇和刺激多些呢?

    不管怎样,现在都晚了。

    红索绕过身前,第一道勒在房上部,再绕过来时,男人的大手挨个缓缓托起两只沉甸甸的丸,将第二圈嵌入下沿,在背后略一收紧,静便仰头吸了口气,脯到峰本来平滑的线条被勒陷得有些突兀,凸显出的两只子尤为肥大,观感登时变为糜。绕脖几个穿后,绳索蛇行至下身,“躺下。”,他随声推倒静,在左右两条丰润的大腿上分别绕了三圈,便将她两腿弯折,脚踝交叉推至前。这个姿势对瑜伽还没毕业的静来说,显然有些困难,不免挣扎了几下。

    “不要动!。”不容置疑的语气,听得我心里一颤。静双眼被蒙看不到表情,只咬了嘴唇,无声地任他绑住了双足。一个绳结以后,她身上再没有可以自由活动的部位。

    我见静被捆成个粽子般,微微喘着气适应着,心中颇有几分不舍,却又不禁惊艳于糙的红色纤维勒入雪白体的妖异魅力。强哥半跪在床,满意地看着身前的女人,口中喃喃地道,“什么女大学生,高级女白领,还不是让老子脱光了捆得像头母猪。。”

    我虽然不是亲身体验,也能想象静此时正是感觉无比脆弱的时分,突然被这样侮辱,顿时啊地一声尖叫,面色瞬间涨得血红,浑身不依地挣着。没等她接着发作,强哥突然将她臀部抬高,俯身一口舔在她口。静一声声喊着带了哭音,他却充耳不闻,将静的下体吃得哧溜哧溜地大放声。渐渐静的叫声变了味儿,反而夹杂了些喘息。

    半晌,他可能见静心情稍趋平复,便停了吮舔,将静下身绳索松了,转扣住床头灯的固定支架,又拿了另一条绳索,照样系在床头。接着抱起静的臀,只让她的头肩及上背支撑身体,冷冷地道,“分开大腿。。”

    他的脸离静的私处只有一巴掌那么近,恐怕连口鼻的气息静都能感觉到,要她在这个距离劈叉,自然有些勉强。他见静好不容易分了个半开,大声道,“分开!再分开点!。”静面容紧张,却听他道,“你有过几个男人了?。”

    静不知他什么意思,摆着吃力的姿势涩声道,“…两个。”

    他冷冷地道,“两个男人,都肏了几百回了,早把你干得腿都并不拢了,你个贱货还装什么,分开!。”说着暴地双手用力将她两腿往外按住,劈成几乎180度,两股绳子分别绑住了一个脚踝。其实我和静虽然生活频繁,至今还是觉得她下面紧得很,强哥更是跟我夸过几次。此刻如此贬低的话听在静的耳朵里,偏偏自己还在被这个男人玩弄,哪怕知道这是一场游戏,想必还是令她无地自容。我见她被强哥生生凌辱,边勉强保持身体的平衡,边紧抿着嘴唇几乎要哭出来,心中老大不忍,却又忍不住想看她如何投入这场调教。

    强哥将静固定完毕,仍跪坐在床,下巴轻点着静的私处摩擦着,口中道,“小董这样玩过你吗?。”

    “没有…。”我心想这绳艺的确非我所长,以后得学学,不过也是因为我没舍得,这下可好,让别人占了先了。

    “摆出这样的姿势,是不是很难为情?。”

    静腹部受压迫,说话显然有些困难,勉强嗯了一声。

    “有没有觉得自己很下贱?。”

    静别转了头,抗拒了片刻沉默的压力,却终于又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喜欢这种感觉吗?。”

    静嘤咛了一声,摇着头没有回答。

    “女人生出来就是为了被男人当工具使用。”,强哥自然而平静地说着,从床边拿起一条链子,两头有两个夹子,“所以这种下贱的感觉,让你本能地觉得很刺激。。”

    要是我平时这么说,当然会遭到静的强烈反击。但在这奇异糜的调教环境里,我知道这样的话语无异于催情的春药。

    “不是…不是这样的…。”静徒劳地抗议着,细微的声音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女人的安全感来自于男人的宠幸,或者得到男人的种子受,给他传宗接代,所以男人越是在你身上泄欲,你就越本能地满足。。”

    “不是的…不要说了…。”,静摇摆着脑袋,言不由衷地抗拒道。

    他完全置之不理,“告诉我,你喜欢男人在你身上发泄欲。。”

    “我喜欢…男人在我身上发泄…欲…。”静断续地道,我能看出吐露这些字句给她带来的快感。

    “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怎么发泄?。”

    “…不知道…。”

    头夹的金属链子闪着银光,迤逦由静美丽的脸蛋向目标游动,“这里没别人,把你心里的秘密告诉主人。。”

    我听他以主人自居,不由提起了心看静如何反应。

    静似乎并未觉得不妥,犹犹豫豫地道,“哦…嗯…强壮的…下面大的…压着我…用力干我,就象…你昨晚那样…。”

    我听得简直要流鼻血,真想知道昨晚他是怎么用她的…

    “喜欢**巴大的男人是吧?。”

    静轻唔了一声。

    “想不想要比小董更大的**巴?。”

    “…。”静咬了嘴唇,没有说话。

    强哥柔和了语气道,“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来,把心里话说出来。。”

    静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迟疑半晌才道,“…想…。”,虽只一个字,却像花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口。

    虽然知道静在他的引导下,大概什么都会说,亲耳听自己的未婚妻说她幻想比我更大的**巴,还是让我兴奋得发晕。自己是普通人的尺寸,平时并没觉得不够用了,此时却想着,“是不是我的**巴还是太小,满足不了我老婆…。”,越想越觉得烧心燎肺地刺激。

    强哥朝我一笑,转将头夹套在静前的两点嫣红上。由于绳索的压迫,她的头充血而高挺着。虽然他松开夹子的动作放得很慢,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钳紧的一刹那,静还是痛苦地喊叫出声。

    他等了片刻道,“受得了吗?。”

    “…。”静忍受着,适应着,没有出声。

    “受不了就说。”,他见静可以承受,转身又拿了个跳蛋,打开了提着电线,从静的耳垂沿着脖项缓缓拖下来。到了耻丘处却不往下走,只让它在腹股沟间芳草从中来回滚动。静有些难耐地微微扭动着身体,似是想让跳蛋滚到该去的地方,却总是不能如愿。她显然知道他在挑逗她身体的感觉,却始终没有开口求恳。强哥朝我看看,无声一笑,突然手一提一放,那枚跳蛋倏地滑至蒂,震得期待已久却又毫无准备的静身子一缩,口中嗯了一声,忙又凑身相就,那可恶的玩意儿却早被他提走了在大腿处游走,只是不挠到痒处。

    “…给我…。”,尝到甜头却又被剥夺,静终于忍不住索取。

    “想要了?。”他轻轻扯动头夹的链子,给予她痛并快乐着的异样刺激。

    “想…。”

    “求我。”,他的语调里尽是主宰的冷酷。

    “…求求你。”

    “要叫主人,说完整了要什么。”

    “…主人…求你…给我跳蛋…。”光是听静叫他主人,已经让我浮想联翩,热血沸腾!

    “是不是这样?。”强哥边说,边故伎重演地让那颗小球滚下去,提着电线在那层叠间上下游移。

    “哦对…嗯…。”静的声音在渴望和满足中变着调…

    他故意把跳蛋垂在稍偏稍高的位置,静为了获取快感,不得不费力地耸挺户努力去够,看得我既为她难堪又刺激万分。

    “我想要了…。”,毕竟这样的刺激只会将空虚的欲火越烧越旺,静完全湿润的下体早已准备好接受彻底的填充。

    “要什么?。”

    “要…要你我…。”,欲火焚身的静出奇地坦率。

    “谁?。”

    “你…。”,静刚说了个字,忙改了口,“主人…。”

    这调教太成功了,我想。

    “不是,现在只要有个男人你都会接受的,是不是你个骚货。”,强哥一刻不放松地羞辱着她。

    “…哦…对…。”

    “那我从门外放个陌生男人来,让他搞你好不好?。”

    “…好…。”静还沉迷于幻想中。

    “想不想被完全陌生的男人搞,你连他什么样子都看不见,就让他肏屄。”,强哥笑得好像看见猎物快要掉进陷阱的猎人,故意让跳蛋停留在静的道口。

    强力的震动瞬间放大静膣腔内的空虚,完全摧毁了她正常思考的能力,“想…喔…快点…。”

    “自己说。”

    “让陌生男人…进来搞我吧…。”反正不可能发生的,这样说也很刺激吧…

    “谁都可以?那怎么晚上让你跳个舞都办不到?。”

    “说了嘛…怕…。”

    “现在不怕了?。”

    “现在…想要了…只要是男人…都…唔…。”静骚浪的一句还没说完,嘴已经被强哥手里的带扣木棍堵上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准夫妻性事(鲜文)45》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准夫妻性事(鲜文)四十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准夫妻性事(鲜文)四十五并对准夫妻性事(鲜文)4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