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七章坏了他的好事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水色流苏 本章:第二十七章坏了他的好事

    清洗掉身上的痕迹,从云结过房费,打车回到那间简单干净的房间。

    果然,屋内空无一人。

    手上拽著那张白纸,从云心中突然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无力感,孙茗卓,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孩,他现在该做的是陪著他那群兄弟过著无忧无虑的富足生活,而不是跟著她躲在一片脏烂不堪的贫民窟里。

    也许是从云想得过於出神,又或者是心里面藏著太多的疑问得不到解答,总之,孙茗卓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兀自握著那张白纸发呆。

    “想什麽呐?”男孩小心谨慎的声音在她後面响起。

    晃了晃神,从云将纸张收好,淡淡地说:“没什麽。”

    “不对,你在生气。”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目不转睛地观察著从云脸上的表情变化,孙茗卓掷地有声地做下定论。

    她会生什麽气?从云不假思索道:“我没生气。”

    双臂大张,一把抱住从云的身体,孙茗卓嘟起嘴唇斩钉截铁地说:“你就是在生气,你在气我把你一个人丢下。”

    被他的执拗劲完全打败,从云笑笑,颇为无奈地回答他,“对对,我在生气。”

    听到她的话,孙茗卓满意地咧开嘴唇,放下手,弹了一下从云的额头,“乖,这样才对嘛,我最喜欢诚实的女孩子了。”

    女孩子?诚实?原本被他的笑容感染得心情愉悦的从云表情一震,随後没事般地走过去放下女包,顺口问他,“你朋友怎样了?”

    “早就没事──”孙茗卓正要继续说下去,突然顿住,一双眼睛怀疑地上下打量著从云,凶巴巴地说:“你想干嘛?对老情人余情未了?我告诉你,有我没他,你想都别想!”

    老情人?从云这次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哭笑不得地转过头。

    “砰──”一声刺耳的敲门声。

    “谁啊?!”孙茗卓一边上前开门,一边没好气地喊道。

    “我。”门外声音很小。

    “我说你不会自己用钥匙开门啊?”听出是梁胤鸣的声音,孙茗卓原本抓住门把的手缩回。

    “我来开。”孙茗卓手一离开,从云马上递补上去。

    “你──”门板一打开,屋内两人同时惊讶出声。

    此时的梁胤鸣,哪里还有一点意气风发的样子,整个人像个游魂一样狼狈而颓废地斜靠在门口,虚弱得仿佛随时都在等待倒下的那一刻。

    从云忙上前搀住他,扶到床上,“怎麽回事?你哪里受伤了?”

    一手抚著受伤的胳膊,梁胤鸣吐出的话语有点虚弱,“衣柜後面,急救箱。”

    从云慌忙遵循他的意思冲到衣柜後面拿出一盒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些瓶瓶罐罐的小玻璃瓶,外加一只镊子,一个刀子,还有几包医用酒棉。

    点燃蜡烛,梁胤鸣歪著身子熟练地从里面拿出小刀在上面烧热,伤口上的血柱越流越多。

    “要不要我帮你?”从云跪在床前,伸出一只手想要碰触他的伤口。

    斜起眉瞟了孙茗卓一眼,梁胤鸣想要用那只受伤的手推开,却怎麽也使不上劲,他吃力地开口,“把她带走。”

    刀子一热,梁胤鸣马上将锋利无比的刀锋,毫不迟疑往血模糊的伤口上刺了进去,腥臭的黑血顿时狂涌而出。

    “啊!”意识到自己惊吓出声,从云捂住嘴巴,闭上眼睛不敢看。

    室内弥漫著浓烈的血腥味道,就连孙茗卓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蹲下身子扳住从云的身子抱住,摁住头不让她看。

    尖锐的刀锋继续往里刺去,从里面喷出或多或少、时黑时红的血花,梁胤鸣眼睛一眨不眨,将那颗镶嵌在骨头里的子弹给勾出来。

    子弹合著渗透在里面的芽取出,就这麽几秒锺的功夫,梁胤鸣的牙齿仿佛也被咬碎了一般,汗水不断地流淌在脸上,却是一声也没有吭。

    “铿锵!”刀子落地的声音,梁胤鸣刚一取出子弹,眼前一黑,身子斜斜地倒下,面色苍白如纸。

    ※※※

    “现在几点?”身子好似刚被车子碾过一般,梁胤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11点多。”守在床边的从云一脸忧伤地抱著他那只没受伤的手臂,“我真不知道,你过的都是些什麽日子,好好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一入江湖,永无回头。梁胤鸣笑了一下,抽回手,对著锈迹斑斑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从云看著他的侧面,久久不语,心里萌发出一股冲动,一股想要陪著这个男人渡完下半生的冲动,即使是腥风血雨,即使得不到一点回应。

    “让我留在你身边好吗?”从云近乎乞求地开口,“那100万我不要了,妓女我也不做了,我会帮你洗衣做饭,帮你──只要你让我住在这里。”

    双眼出现焦距,梁胤鸣偏头看向她,眸底深处浮现出一丝愕然与动容。

    只是,这样的眼神维持不到一秒锺,梁胤鸣将头转回不去看她,“知不知道那颗子弹是谁发的?”

    “什麽?”没有收回脸上的表情,从云顺著他的话问道。

    她早知道,能够打伤梁胤鸣的,一定是个枪法奇准的高手。

    “邬岑希。”见从云脸上的神色转为惊骇,梁胤鸣动了动身子从容地说道:“你以为邬岑希这麽好应付?一旦招惹到他,别说全身而退,就连一点余地都难留下。”

    “可是──”从云蠕动了几下嘴唇,才勉强挤出几个字,“为什麽对你开枪?”

    “我坏了他的好事。”

    “我回来了!”

    肩膀挂著一袋书本夹,双手端著一锅,孙茗卓刚一放学就兴高采烈地嚷嚷著,“今天夥食不错。”

    从云循著声音回头一看,是她刚刚炖好放在走廊“小厨房”的狗。

    从锅里舀出一碗汤,从云将碗端到梁胤鸣床上,“你喝点吧?我听说狗对枪伤有好处。”

    “我不吃狗。”

    “喂喂!我在这里!”眼看著从云对他以外的男人献殷勤,孙茗卓夹著块的筷子一松,用筷子在碗口上敲了几下,心里面直冒酸气。

    没有理会他,从云见梁胤鸣把碗推掉,以为他有所顾忌,“为什麽不吃?你昏迷了这麽久。”

    将从云手上的碗打掉,梁胤鸣脸上蒙出一层暗色,“我喜欢狗。”

    可恶!到底谁才是她的男人?孙茗卓直起身子,学著梁胤鸣把碗打掉,气急败坏地吼道:“我吃醋了!”

    还是没有理会,从云目不斜视地看著梁胤鸣,“你怎麽会那麽喜欢狗?”

    “我真的吃醋了!”中间一道暴跳如雷的声音了进来。

    “你不觉得狗很通人?”一说起狗,梁胤鸣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它会跟你产生感情,而且能从你的表情中知道你想说的话……”

    这对恶心的狗男女!孙茗卓的脸色越来越差,猛然喊破喉咙大叫一声,“叶从云!”

    “受不了你就走吧。”相较於孙茗卓的恼羞成怒,从云脸上的表情却是异乎寻常的冷漠。

    “你以为我不舍得?!”

    话音一落,孙茗卓二话不说马上抓过桌上的书本夹,一脚不忘狠狠踹掉那锅热气腾腾的狗,怒气冲冲地离开。

    孙茗卓走後,屋内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女子落寞的表情一览无遗。

    “想通了?”梁胤鸣开口打破沈默。

    “想通什麽?”从云缓过神来,佯作不解。

    未等他继续开口,从云走过去收拾残局,低下头自言自语:“再让我照顾你一天吧,明天我就离开。”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凡女人的春天27》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七章坏了他的好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七章坏了他的好事并对平凡女人的春天2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