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八章你们这群肮脏的妓女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水色流苏 本章:第二十八章你们这群肮脏的妓女

    按照约定的时间照顾梁胤鸣一天,从云终於不得不含著不舍离开这间温馨舒适的小房间。

    “我请个保姆过来帮你打理房间吧?”临出门前,从云回头深深地望著床上的人。

    “不必。”梁胤鸣翻了个身子,调整姿势将头枕在那只没受伤的胳膊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从云立在原地,静静地望著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後背,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良久,她把身子靠在门板沈重地嘱咐一句:“那你保重好自己。”

    语气很生硬,夹杂著淡淡的苦涩,得不到回应的爱,让她爱之甚苦、罢之又不得。

    女人走後,余留下一室的空荡,床上的人影一直保持著那个姿势,清冷不变。

    循著路线,从云很轻易地便寻到邬岑希所在的那栋别墅,就如同他本人一样气势逼人,奢侈而又豪华,简直跟梁胤鸣的房间天差地别。

    从云回来,最高兴的当属坐著“等死”的痞子飞,双眼一映上从云的倒影,他先是一个愣神,随即马上跳起来,把她当神一样供奉在大厅中央,那架势,简直就像是专门等著希哥回来验货领赏似的。

    两人坐在沙发上等了一整天,结果,等来的不是主人,却是主人的未婚妻。

    陈莉薇刚踏进门口,一眼便瞧见大厅中央最刺眼的从云。

    “给我把这个女人赶走!”话是对著痞子飞说的,眼睛却狼戾地直直盯著从云。

    她可以容忍这个女人出现在希哥的病房,但是,她绝对不能忍受任何一个女人住在他的房间!

    “咳……”痞子飞掩饰地捂嘴咳嗽一声吸引陈莉薇的注意,有点为难地说:“这是希哥请过来的。”

    见痞子飞为这个贱货掩护,陈莉薇狠狠地扫了他一眼,撇开视线,瞪向从云冷冷地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这个女孩才几岁?从云被她的眼神刺得脖子一缩,好半会儿,她才坦然迎上对方的视线,如实相告道:“一天。”

    从云话一说完,“呼”地一声响,左侧冷不丁的扇过来一记耳光,虽说声音不响亮,力度不是很大,但脸上还是清晰地印出了五个红红的巴掌印。

    这黑社会的男女,难道都是练家子吗?从云吃痛地捂住脸,把眼睛转向一旁自我挣扎的痞子飞,希望他能出面解决一下。

    事态紧急,以她一人之力,以硬碰硬本不是办法,何况她并不是这个女孩的对手。

    “住一天十巴掌。”陈莉薇抡起右手,又要挥下,眼角余光瞥见上前阻止的痞子飞,转而挥向他。

    “吃里扒外的东西,站在原地不许动!”陈莉薇一个恶声命令道。

    双拳紧握抑制住抵抗的欲望,痞子飞迎面承受对方扇过来的耳光,心有不甘地哼了哼,无奈最後还是乖乖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你们这群肮脏的妓女,有什麽资格碰我的希哥?”陈莉薇收回手,走到从云面前,扯著嗓子歇斯底里地质问。

    感觉到她口中几近绝望的悲鸣,从云眼睛闪了闪,突然觉得这个不谙世事的女孩比她和沙婷豔来得更加可怜。

    女人一颗心总是小的只容得下一个男人,而男人的心却大得要装权势、装金钱、装美女……男人心中要装的东西太多,男人的心太大太大了……而她们这些女人太傻,以为男人应该和她一样,“小心”的只装一个人,因著她自己那颗“小心”,到无法负荷时,便失了理智。

    从云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对著咄咄逼人的陈莉薇认真地说:“你该去问邬岑希,为什麽他肯让我们这群肮脏的妓女碰。”

    “你──”被戳到痛处,陈莉薇先是一阵愕然,本能地抿紧嘴唇,俏脸愈加铁青,随即抓过桌上的花瓶就要朝从云砸过去。

    “痞子,先去准备一下,待会希哥要带几个客人回来。”千钧一发之际,管家的一句话制住了陈莉薇的行动。

    “什麽时候过来?”陈莉薇拧了拧秀眉,双眼向管家。

    现在正在路上,管家正欲回话,屋外传来一声盖过一声的汽车鸣笛声与刹车声,显然是停了不少车辆。

    不一会儿功夫,一阵摩擦声伴著脚步声传来,邬岑希和蓝翎率先领头出现在门口,两人交头接耳,时而轻笑几声,似在讨论什麽有趣的事情。

    “希哥。”乍一见到这几天心心念念的未婚夫,陈莉薇掩饰不住雀跃的心情,拔腿飞奔到男人宽阔怀的中。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凡女人的春天28》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八章你们这群肮脏的妓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八章你们这群肮脏的妓女并对平凡女人的春天2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