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九章女人是拿来疼的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水色流苏 本章:第二十九章女人是拿来疼的

    邬岑希张臂拥住迎面扑来的娇小身体,嘴角自然地绽开一抹笑容,亲昵地揉了一把她的短发,张口便要责怪她逃课跑来这边嬉耍。

    从半垂的眼皮下瞄到静立原地的从云,邬岑希放在陈莉薇头上的手一顿,黑色的眸子迎著阳光微微眯起,脸上的表情霎时沈了下来。

    感觉到邬岑希身上冷凝的气息,从云捂著脸庞,脚步触电似地往後疾退。

    在那一刹那,她甚至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越来越了解这个男人,只要稍稍一个眼神,就能揣测出下他一步的动作。

    可惜,为时已晚──

    “啪”的一声巨响,响彻在整栋豪华的别墅内。

    身子被一股大力劈飞,从云瘫倒在地,感到脸部另一侧火一般的烧灼起来,嘴角有冰凉的体溢出,用手一,一看,全是血。

    比起邬岑希这一巴掌,陈莉薇刚才那一巴掌本不算什麽。

    难怪,难怪沙婷豔被他打了一巴掌之後嘴角便不停地抽搐,难怪飞薇提到他总一副望而生畏的态度。

    这个男人,除了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本就是把其他的女人都当男人看。

    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缓慢踱步到她面前,从云顿时觉得男人狂野的气压狠狠朝她压了过来,心脏猛地一颤。

    脸颊左侧被一张冰凉的卡片刮过,丢落地上,又被弹了几下,从云只稍一眼,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100万。”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凝注在从云红肿的脸上,邬岑希感叹一声,嘴角噙著冷冷的笑,“可真是大手笔啊。”

    跟这个男人睡了这麽久的日子,要再听不出对方口中浓重的嘲讽意味,那她真是白做了。

    从云闭口不应,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变化,因为她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欲盖弥彰。

    “哑巴了?啊?”见她没有回应,邬岑希猛然一把揪住从云的头发往他身上带,吐出的话语有如冰霜打在女人近在咫尺的脸上,“说!你跟姓孙那小子什麽关系?”

    冷电般的目光像是晴空打了个霹雳,显得尤为骇人。

    一缕缕冷风吹在火烫的脸上,从云没有撇过脸,也没有反抗,只是平静地回答,“没有关系。”

    她早该想到,邬岑希一定会查到那张信用卡上的户主就是孙茗卓,居然还会傻傻地回来送死,怎麽会这麽不自量力。

    “好一个没有关系。”一抹极为轻缓的讥诮的冷笑轻轻绽开,凝在嘴角,邬岑希倏地眼芒,有若冷电般地目光露出一片杀机。

    压低嘴唇,贴近从云泛著血丝的红唇,就在从云错愕地以为他要吻她的时候,一个有如地狱般的男低音猝然响起,“那我杀了他,跟你有没有关系?”

    从云偏过脸,话里的语气有些颤抖,“没有。”

    “好了。”身後一道声音突兀地了进来,有些低沈,喉咙里张弛出的声音有不事雕琢的光洁和浑厚。

    闻声,众人的目光投掷在他身上,可是声音的主人却连眼睛眨都不眨,只见他抿了抿唇,慢条斯理地走到邬岑希身边。

    然後,当著他的面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面巾纸,将从云嘴角边的血丝轻轻拭去,“女人是拿来疼,不用来打的。”

    “还疼不疼?”蓝翎低下头对著从云细心问道。

    这般温柔的语气,再加上这个男人如此无懈可击的相貌,如果从云够单纯,她想,她会选择喜欢这个斯文儒雅的男人。

    可是,她不够单纯……

    “你又是什麽意思?”一只大手骤然抓住蓝翎的手腕,凶暴地拉到半空中,邬岑希面露不悦。

    手腕被邬岑希扼住,蓝翎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倾过脸,语带责怪:“你没发现她的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吗?”

    听到他的话,邬岑希这才发现从云脸颊两侧一红一肿,滑稽之极。

    墨黑色的眸子闪了闪,邬岑希暗地加力,将他拉离从云,“那也轮不到你来管!”

    “除了蓝翎,其他人全部下去!”邬岑希一声令下,整个大厅顿时烟飞云散,从云被离她最近的痞子飞搀扶下去。

    “可是,希哥──”心有不甘,陈莉薇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上去!”邬岑希厉声喝了一句,一双眼睛带著警告之意,“以後少跟那种女人打交道。”

    希哥说的是那种女人,不是那个女人……

    “哦。”心里的石头终於放下,原先有些耿耿於怀的陈莉薇释然一笑,乖乖地上楼。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凡女人的春天29》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九章女人是拿来疼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二十九章女人是拿来疼的并对平凡女人的春天2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