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三十章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水色流苏 本章:第三十章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

    转眼间,整个空旷的大厅,只剩下格一冷一热、相貌迥然相异的两名男人。

    悠然地坐到沙发上,蓝翎坐正身子,对邬岑希的横眉冷对恍若未见,“下个星期,何晴带她的儿子参加时装展览会。”

    摘掉眼镜,一双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坦荡荡地暴露在邬岑希面前,蓝翎抬手招呼一起坐下,仿若他才是这座豪宅的主人。

    “何晴是孙茗卓的生母。”

    “所以呢。”邬岑希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你不是想知道这个女人跟孙茗卓究竟什麽关系?”

    瞟了邬岑希一眼,蓝翎拿著眼镜的手支著头,笑地颇为气定神闲,“到时候你带著她一起参加,结果,一目了然。”

    这个家夥,绝对不能留!邬岑希放在沙发上的手握紧,却又不得不接受他的建议,他说的没错,他想知道,天杀的想!

    一双冰眸一瞬不瞬地盯著眼前那双含笑的眼睛,邬岑希状似无意地瞥了他手上的眼镜一眼,这麽一双勾人心弦的眼睛,蓝翎为什麽遮住?

    脑中忽悠地闪过一个身影,像鬼魅而又无可捉,邬岑希表情一震,看向蓝翎眼神更深了一层。

    除了蓝翎,他想不到这个世界还有什麽人,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开枪击中他和皇甫辰风。

    ※※※

    住进管家安排的下人房,从云跟痞子飞要了点药酒,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小小房间里面。

    手上拿著药酒,她却只是愣愣地看著,没有打开的意思。

    过了有二十分锺之久,她才机械地放下手中的东西,从皮包里拿出手机,一下一下地摁出一行数字。

    “有事?”话筒里传出一声夹带著疑问的男音。

    “如果,我说如果。”从云声音顿了顿,仿佛轻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来,仿佛轻吸了一口气,“如果我帮你完成任务,你会不会带著我远走高飞?”

    说完,从云屏气凝神,,她已经做好接受对方取笑的准备。

    不到几秒锺,话筒的内男声平淡地做出回应,“我不会对女人作出任何承诺。”

    一片沈默,从云放下手机,突然怀疑起自己打这个电话的目究竟是什麽?难道只是为了再度听到他的拒绝一次吗?

    她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梁胤鸣平时对她又是廖之无几,聊了没多久,两人便挂断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原以为邬岑希会过来找她兴师问罪,没想到,却格外开恩地将她冷落在鲜人问津的下人房。

    倒是平素看似嘻嘻哈哈的痞子飞会偶尔过来陪她打打哈,聊聊天,从他的嘴里,从云这才知道,邬岑希白天多半和蓝翎在一起,晚上则是和他的未婚妻培养感情。

    邬岑希对她视若无睹态度,一霎那间,小鬼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更令从云心底升起一股强烈危机感,对邬岑希横眉冷对恍若未见,为什麽留下她,却又不闻不问?

    “走,一起出去。”今天一大早,阿飞突然奔到下人房里,一进门就拉著从云往门外走。

    “什麽事?”从云拽回手,不明就里。

    “外面正在庆祝希哥接手冷氏集团。”

    从云更加疑惑,“那跟有什麽关系?”

    得意地嘿嘿贼笑几声,阿飞从袋子里面取出一个礼盒,递给从云,“你把这个拿著,待会送给他,就说是你的贺礼。”

    相处了几天,从云当然不会对他的人格产生质疑,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你为什麽帮我?”

    “我是五匹狼里面最不受重用的一个。”眸中的得意一纵即逝,阿飞的眼睛闪了一下,避重就轻地调侃道:“我阿飞呢,现在就盼著你这个娘们哪天当上这个宅子的女主人,到那时候,哼哼…看我不把那四匹狼踩到脚底下。”

    接过他手中盒子,从云不置一语,她不相信他的话,但是她选择相信他这个人。

    剪接仪式是在别墅前面的花园,前来祝贺的都一些冷氏集团的股东和其他生意场上的正义人士,个个皆是西装革履,谈吐不凡。

    从云跟痞子飞赶到的时候,邬岑希正一手举著剪刀,对著面前的红布一划而过,与此同时,台下掌声四起,呼喝声、叫好声此起彼伏。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邬岑希正装打扮的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更好地衬托出他健美的身材,少了一丝戾气,多了一份男人味。

    这麽隆重的场合,似乎不太好吧?从云见四周黑压压的尽些穿著讲究的高档人士,心里犹豫著想要打退堂鼓。

    内心的想法还未来得及付诸实践,痞子飞已经不由分说将她拉到被围在人群中央的邬岑希面前。

    见到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从云,邬岑希只是眯眼扫了她的脸一眼,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随即转过头,面色如常地对著身边的人。

    “想不到邬老大年纪这麽轻,就有如此作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头发花白的皇甫昊镇定地改口道:“你看我老爷子这记,现在应该改叫邬董事长。”

    “皇甫叔叔过奖,小侄不过是子承母业。”邬岑希虚笑一声,接过迎宾递过来的红酒漫不经心地问:“倒您那三个儿子,听外界说您准备让小儿子继承家业?”

    一语中,一秒前还在笑意吟吟的皇甫昊面色沈了下来,口气有点冲:“甭提我那个不争气的小儿子,我皇甫昊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

    邬岑希心里冷哼一声,思量著怎麽跟这只老狐狸周旋,感觉到右侧魂不散的两人,只觉碍事,他斜眼望去,脸上写满不耐烦,“什麽事?”

    “希哥,这女的说要找你。”报告完毕,痞子飞马上拉过从云挡在前面,做挡箭牌。

    邬岑希皱了皱眉头,冷眼看向从云。

    被他这麽看著,从云反而没有不适的感觉,总比直接忽略掉她来得好点。

    “呃…这是送给你的贺礼。”零下几度的空气下,从云的额头上却渗出了零零星星的汗珠子。

    邬岑希瞄了她手中的礼盒一眼,脸色微微一变,表情怪异。

    见他没有接过的意思,从云想起自己上次遭遇的炸弹事件,以为邬岑希心有防备,心思一忖,决定自己打开盒子。

    礼盒丝带一层层拆开,从云从盒子里面掏出一个美包装盒。略带困惑地回头望了身後阿飞一眼,低下头,决定自己打开盒子。  礼盒丝带一层层拆开真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跪倒在地,从云打开盒盖。

    啊?包装盒打开的瞬间,从云心一下子凉了下来,怎麽会是这种东西?

    盒子刚一打开,里面无故多出一手指,原来身後的阿飞将那条小破布勾了起来,笑嘻嘻地说:“哇塞,这条内裤穿在希哥身上一定够味。”

    痞子飞话一说完,周围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秒锺後,现场顿时像热腾腾的火锅,各种“嗡嗡”的议论声纷至沓来。

    原来,盒子里面装的一条裤前稍突、腰围纤细的感子弹内裤,这种内裤最实用的地方,就是它前面留了个枪口专供能力强的男人随时随地打子弹。

    脸上泛起一抹潮红,从云心里悔恨交加,早知道就不该相信这个吊儿郎当的男孩,他确定他是在帮她,而不是在害她?

    “对不起,买错了。”匆忙丢下一句话,从云抢过阿飞手中的男式内裤就慌慌张张地离开,那狼狈而逃的背影,活像是马戏团里面的小丑。

    议论声转为大笑声,周围的人群彻底地炸开锅,热闹非凡。

    只余邬岑希一人静立原地,嘴角微微抽搐,瞪著从云离开的方向。

    是夜,从云正要端著脸盆到下人专用的浴室洗澡,“砰”的一声,门板被人一脚踢开,一道来势汹汹的身影窜了进来。

    见到来人,从云微微一愣,本能地想要问他来做什麽,却被对方一把推搡到墙壁上。

    “把话给我解释清楚!”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凡女人的春天30》收藏,方便以后阅读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三十章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凡女人的春天第三十章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并对平凡女人的春天3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